您的位置 首页 市场

2021地产人|固安售楼员:由忙到闲、收入锐减,相信未来可期

洛晨(化名)是河北固安新房市场一名普通的销售员,已在当地房产销售行业摸爬滚打了6年。这几年来,在固安楼市的高点,他挣到了钱;在固安楼市的低点,他买了一套60平方米新房。而回顾刚刚过去的2021年,即便市场冷清、平淡,收入下降了三分之二,但洛晨依然实现了买车、换房的小目标。

洛晨(化名)是河北固安新房市场一名普通的销售员,已在当地房产销售行业摸爬滚打了6年。这几年来,在固安楼市的高点,他挣到了钱;在固安楼市的低点,他买了一套60平方米新房。而回顾刚刚过去的2021年,即便市场冷清、平淡,收入下降了三分之二,但洛晨依然实现了买车、换房的小目标。

尽管当前固安房地产市场处于调整期,但洛晨仍信心不改。他说:“我依然看好固安楼市的发展。”

“基本没有体会过这样冷清的楼市”

2021年12月最后一天,恰逢周五,洛晨与几个同事一起吃了顿家常便饭,一起迎接2022年的到来。而往年的这个时候,他并没有过多空余时间聚餐,而是在准备元旦假期忙碌的案场接待工作。

实际上,作为固安新房销售的洛晨,是没有假期概念的,但过去的这一年,他有了难得的空闲,包括元旦三天的假期,他虽仍在售楼处上班,但接待的客户不多,“前几年基本没有体会过这样冷清的楼市”。

这是洛晨在固安做房产销售员的第6个年头,如果不是前几年火热的房地产市场容易赚钱,他也不会从东北来到固安,放弃大学所学的电子商务专业,从楼盘发单员开始,一步步走入新房销售这一行业。

过程是辛苦的,但洛晨一点也不后悔。利用房产销售的提成,早在2017年,洛晨就在固安买下了一套60平方米新房,“房地产销售这一行业,只要你付出努力了,就可以得到你想要的。”

继燕郊后,固安是环京楼市的另一大典型代表。因距北京大兴国际机场仅8公里之远,固安楼市的涨跌也紧随大兴一起起伏。来自中指研究院的数据显示,2015年,在诸多刺激政策影响下,固安发展进入快车道,大量北京外溢需求涌入固安。2016年,固安在内的环京区域出现一波“跳涨”。不过,到了2017年,受严格的调控政策影响,固安市场迅速降温,2018年,市场成交规模降至近几年最低点。2019年以来,随着市场情绪的逐渐稳定以及政策效果的边际减弱,市场规模有所恢复,但恢复节奏仍较为缓慢。

时至2021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尤其是在北京严格的疫情防控、河北间歇性出现疫情等因素下,固安房地产市场再度面临调整压力。中指研究院指数事业部研究副总监陈文静曾指出:“2021年下半年以来,受全国楼市降温大环境影响,购房者观望情绪进一步提升,固安房地产市场亦在进一步深化调整。”

来自中指研究院的监测数据显示,2021年1-11月,固安商品住宅成交面积为48.6万平方米,同比下降32.6%,处于2010年以来同期次低位,仅高于2018年的同期水平。

购房者观望,固安房价也在连续回调。洛晨告诉记者,如今,固安新房中,便宜的,单价在10500元左右;贵的,单价也可以达到16000元。但整体来看,平均单价在11000元-13000元之间。购房者在买涨不买跌的心态下,很多人不敢轻易入市。

“2021年收入比之前下降了三分之二”

不容置疑,北京具有强大的吸附能力,更是年轻一代追求梦想的承载地。根据去年5月发布的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结果显示,截至2020年11月1日零时,北京市常住人口为2189.3万人,与2010年的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相比,十年间常住人口增加228.1万人,平均每年增加22.8万人。

“京城居,大不易”,于是,包括固安在内,环京小城的楼盘以低于北京市场一半以上的价格,打动了在北京为生活奔波的普通人的心。加上近年来,随着交通一体化加速推进、北京产业转移外溢,尤其是大兴机场的建设,不仅北漂一族,一些在大兴机场工作的人员,也将目标聚集至固安这个全县幅员703平方千米的环京县城。

“只要北京还是首都,环京的楼盘永远都有人买。外地人想留在北京,但没有达到买房资金或资质,很多人就会来固安买,毕竟需求摆在那儿。”洛晨如此评价固安楼市的意义。

即便需求在,但现实则是另一番景象,“市场比较冷清,我已经‘穷’满一年了。谈着上百万的生意,吃着15块钱的盒饭。”洛晨调侃道。

洛晨用“平淡”来总结固安2021年的整体楼市。相比往年,2021年,他的工作状况不忙也不累,“恰似养生”。上半年,他还跑到长沙旅游了一圈。日常工作作息方面,以前早上7:30起床,晚上9点多下班,周一周二轮休,没有节假日。现在虽然还是同样的作息,但工作节奏明显慢了下来,很多时候无事可做,前一阵子晚上7点左右就下班了。

洛晨很怀念前几年固安楼市的景象:十字路口、人行道口,包括他在内的销售人员,见缝插针地给来往的人们散发楼盘广告。时至今日,这一现象再也不复存在了,“市场特别好的时候,遍地是客户,找不到销售。以前忙时,一个周末能来50组客户,现在最多也就15组。”洛晨感叹道。

实际上,不仅是固安楼市,2021年是整个房地产行业的转折点。尤其是下半年以来,随着限购、限贷等政策不断趋紧,叠加按揭贷款额受限、放款期限延长等因素,购房需求释放受到压制,随之而来的是楼市降温、地市遇冷。而对于房企来说,过去这一年也经历了前所未有的考验,部分高负债房企更是由于资金链紧张,陷入债务违约、经营困难、项目停工、裁员降薪等危机。

洛晨所在的房企,也不例外,裁了不少员工,但并没有涉及销售人员,因为对开发商而言,市场冷清时,更需要销售人员来促进销售,加速回款,甚至靠销量来维持建筑工地的施工进度。因此,公司层面的变化对洛晨个人没有太大的影响,底薪正常发放。但众所周知,销售人员薪酬主要在于提成。购房者选择观望,洛晨的薪酬必然受到影响。他坦言,跟以前相比,2021年收入下降了三分之二。

“达成个人小目标,依然看好未来楼市”

今年28岁的洛晨,虽然很年轻,但在销售行业里积累了不少资源和人脉,因此,其业绩做得相对不错,这也是其一直坚持下去的理由。

前几年,洛晨给自己定了个目标,争取30岁时离开销售这一行,但转行前,要实现有车、有房、有50万存款的目标。即便2021年,于他而言稍显平淡,但他还是实现了一些小目标:买了车、换了房。

不过,对很多地产销售新兵而言,就没那么幸运了,洛晨身边也有不少同事,由于业绩差,进而选择离场。

整体市场冷清,于销售人员而言,也并非毫无办法。洛晨认为,环境不好时,考验的是个人能力。他花更多时间、精力来解答购房者的疑惑,给购房者做心理建设,重塑他们的买房信心。2021年,令他印象深刻的一单来自比他小一岁的同龄人——一位从顺义机场调到大兴机场的工作人员。因为靠自己的工资,在北京买不起房,他进而将目标锁定在固安,最终,他通过洛晨买下一套2居室,2022年10月份交房。

“买之前,顾虑肯定是有的,但房企资金链吃紧的业内也并非个例,而且公司层面局势也在逐步向好,楼盘施工也一切正常。因此,客户就打消了顾虑。这房子对他来说很有意义,房子买了,就会想着好好上班,如果不买房,年轻人可能也没那么多干劲。”洛晨这样感慨。

销售员逆势营销突围的,也不乏个案。2021年12月份,洛晨的一个同事,单月卖出了36套公寓,一套房的佣金就达3万。急于资产配置的买家和匮乏的投资产品供应,即便在市场冷清的年份,仍被证明是具有吸引力的组合。

而在陈文静看来,“在楼市维稳目标下,房地产调控政策存在改善预期,2022年固安楼市有望底部企稳,且随着全国尤其是北京市场大环境的变化,固安市场亦有望逐渐回温。”

“中国是全世界疫情控制最好的国家。北京还是首都,目前只是压制了购房需求,未来固安楼市仍然可期。”展望未来固安楼市的发展,洛晨依然信心满满。

来源 :新京报记者 张晓兰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杆子新闻,甘孜新闻,杆子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ganzixinwen.com/10607.html

作者: 杆子新闻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98-88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liuyc1985@163.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