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财经

“西安一码通”崩溃背后的云计算战事

作者|徐明辉编辑|六耳来源|创头条核酸检测排队排到一半,一码通先崩了……2022年1月4日上午,不少西安人再次经历崩溃时刻。

“西安一码通”崩溃背后的云计算战事

作者|徐明辉

编辑|六耳

来源|创头条

核酸检测排队排到一半,一码通先崩了……2022年1月4日上午,不少西安人再次经历崩溃时刻。

技术猿七嘴八舌,罗列出n条原因。不管哪一条,作为西安一码通项目总承包商的西安电信,活儿不好的锅算是背上了。

“非必要不亮码,必要时亮不出码”令古都西安异常尴尬。年轻的网友在微博上火急火燎地喊:“搞不定,就找阿里云增援吧!”

中国的云计算战事已经打了十多年,阿里云入局最早。场子上的大玩家,还有腾讯云、华为云……如今,一朵朵“国资云”也乘着“数据安全”的风款款飘来。

-1-

元旦期间,西安疫情举国关注。1月4日上午9时许,不少市民反映“西安一码通崩了”,核酸检测无法进行。

“西安一码通”项目由西安市大数据资源管理局牵头,西安电信是该项目的总承包方。西安电信过一手后,再将各个项目外包出去招标。

中国电信阳光采购网显示,2020年3月、10月,西安电信分别发布了“疫情联控平台一码通项目”单一来源采购公示和“西安一码通安全平台项目”单一来源采购公示。

东软集团(600718.SH)的控股子公司西安东软是前者的采购供应商,安恒信息(688023.SH)是后者的采购供应商。

开发过程那是加班加点、挑灯夜战,奋战的照片也没少发。

结果,官方说“西安一码通”建成效果“非常好”,2020年4月末,西安主要负责同志还专程来到“西安一码通”工作专班,为一码通技术保障组颁发“西安青年五四奖章集体”。

只是,不到8个月,2021年12月20日,“西安一码通”便出现了宕机事故。2022年1月4日,“西安一码通”又崩了。

技术猿们七嘴八舌,罗列出n条原因。有人说是代码架构设计问题,有人说是数据库分库分表问题,也有人认为是服务器存储IO性能问题……

按照西安市大数据局的说法,一码通崩溃背后,与用户短时间内“访问量大”有关。也就是说,这是个“高并发”问题。

若论“高并发”,估计只有12306能懂“西安一码通”的苦。如今“西安一码通”被千夫所指的场面,也像极了2013年春节购票季的12306。

不过,两者的数据量毕竟还不在一个数量级,况且时间还隔了八九年。网友对“西安一码通”的一崩再崩自然是难以释怀。

C114通信网上有篇标注“厂商供稿”的《天翼云硬核科技抗疫 向世界展现中国速度》的文章里写到,“西安一码通”是西安电信基于天翼云开发的小程序。

IDC报告显示,2021年中国公有云市场份额前三甲,分别为阿里云、腾讯云、华为云,中国电信排到了第四位。

天翼云占据政务云市场第一份额,在公有云市场却属于第二梯队。

-2-

2010年3月末,深圳五洲宾馆,一群互联网大佬“争锋相对”。这里正在举行以“后危机时代 IT引领转型发展新模式”为主题的IT领袖峰会。

百度的Robin li称云计算是“新瓶装旧酒”,腾讯的Pony ma说云计算成为“水电煤”还要再等几百年。这两位,一个是“互联网首富”,一个是“互联网第二富”。

当时尚排在胡润富豪榜50名开外的阿里Jack ma意见不同。他说,阿里不做云计算,将来就会嗝儿屁。

大佬们不以为意,自然是不愿意接“嗝屁”的话茬。

新事物出现时,挨怼甚至挨打都是大概率的。只是,势头一旦形成,真的就不可阻挡。

马云是2007年做云计算的。那一年,淘宝全年交易额达到433亿元,较上一年翻了2.6倍。到2008年,这个数字已经增长到1000亿元.。

随着数据的成倍增长,阿里底层IT架构上的隐患也开始暴露出来:一方面,数据库太大几乎没有再扩展的空间;另一方面IOE架构的购置及运维成本又太高。

时任阿里首席架构师的王坚给马云算过一笔账,若按当时的购置速度来看,光买机器和软件就够让阿里破产了。

王坚想了个办法——去IOE。即去掉IBM的小型机、Oracle数据库、EMC存储设备,代之以自己在开源软件基础上开发的系统。

2008年9月,阿里启动云操作系统“飞天”的自研。

彼时,中国云计算市场规模只有3.5亿美元,占到全球市场的1%左右。同期国外的云计算巨头亚马逊、Salesforce等已经开始发布自己的PaaS平台。

互联网企业的特点在于,反应速度够快。

眼瞅着阿里这条去IOE的路走通了,其他互联网大佬的热情开始被点燃。2011-2013年,华为云、百度云、腾讯云接连出世,中国云计算战事正式打响。

到2016年,互联网巨头已经把云计算搬上了战略高位。

李彦宏挖来SAP(思爱普)前高管尹世明担任百度云总经理,将团队规模从200人扩充到1100人;腾讯的汤道生对外表示,云业务是腾讯必须拿下的阵地;华为升级云战略,提出2020年企业云要达到100亿美元的量级……

这个时候,率先进场的阿里云,在中国公有云市场的份额已经超过45%。

放之全球来看,阿里云的战绩同样不俗。研究机构Gartner发布的报告显示,2020年全球云计算IaaS市场,阿里云占比9.5%,排名第三。华为云也以4.2%的市场份额,挤进前五。

-3-

回到西安一码通崩溃的问题。战疫关键期,健康码尤为重要。为什么地方不把一码通的重任交给经验丰富、计算能力更突出的企业?

云计算有公有云、私有云之分,后来又延伸出混合云、专属云。但无论是什么云,数据安全都是核心问题。

公有云的数据中心一般由云服务供应商提供,私有云则为企业自建或私有云厂商承建并运营。

一般认为,私有云自主可控,更适合对数据敏感的大企业或国企。

加之全民对信息和数据安全的要求越来越高,越来越敏感,近年来,一系列与数据安全有关的法律法规纷至沓来。2021年9月1日,《数据安全法》正式实施。

保障国有企业信息安全的“国资云”,也开始成为热点。

去年8月末,网络上流传出一份标有天津国资委的红头文件,内容提到:天津各国企即日起不得再与第三方公有云平台(包括阿里、腾讯、华为以及三大运营商的云平台)新签、续签云资源租用合同,并在租约到期日起2个月内全部迁移至国资云。

一时间,国资云刷屏。相关概念股走出了一路向上的骄傲姿态。

从时间线来看,国资云并不是新概念。

早在2019年,重庆就启动了国资云平台项目招标。后来,苏州、深圳等地也开展了对国资云的探索,只不过,言辞上都不如天津直接。

吊诡的是,就在事件刷屏一周后,《每日经济新闻》报道天津国资云相关文件已撤回。

有分析人士发文表示,并非沾上“国资”就安全了,数据安全在很大程度取决于系统开发团队。

更有分析人士把各地盲目将数据设施迁移到所谓国资云称之为“逆流”,认为“在数据安全法等法律法规已经就位的前提下,民企应该和国企站在相同起跑线上竞争。”

事实上,不少国资云背后都有民企的身影。一些地方国资云建设初期,通常都是购买云服务厂商的产品进行二次加工运营。

例如,四川国资云主要依托阿里云技术方案做基座,四川能投和四川电信负责后期运营;深圳市国资国企云的运营方是深圳智慧城市集团,但承建方是中国联通、华为和腾讯。

“西安一码通”的一再崩溃,说明西安电信并没有把这门技术活儿干好。加上多次转包,用许嵩的歌词来说,可是他也不太清楚,问题出在哪里。

喊“非必要不亮码”的人已经被停职检查了,造成“必要时亮不出码”的原因又在哪里?目前,相关政府部门正在调查原因,相信调查结果不日将真相大白。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杆子新闻,甘孜新闻,杆子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ganzixinwen.com/11138.html

作者: 杆子新闻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98-88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liuyc1985@163.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