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财经

阿里重仓的十荟团爆雷,融资超10亿美元为什么还会倒下

内耗严重、不计后果的烧钱换订单量、混乱的管理流程,让十荟团倒下的原因,不仅是政策要求和行业竞争,更多的是自身出现了问题

内耗严重、不计后果的烧钱换订单量、混乱的管理流程,让十荟团倒下的原因,不仅是政策要求和行业竞争,更多的是自身出现了问题

阿里重仓的十荟团爆雷,融资超10亿美元为什么还会倒下

十荟团北京办公室的很多区域已经堆满了杂物。拍摄/柳书琪

文|《财经》记者 刘以秦 柳书琪

编辑|谢丽容

2022年1月7日,李梁(化名)来到十荟团长沙办公楼前,他想讨回十荟团欠他的费用,共计50多万元。但是这里已经人去楼空。李梁是长沙十荟团网格仓的经营商,他在2020年5月加入,手里有几个长沙的网格仓。

1月14日,《财经》记者来到十荟团北京总部办公室,办公室里大部分工位都空着,一些办公区域被杂物填满,只有零星几个人坐在办公区域玩手机、聊天。一位自称是十荟团的安保人员出面表示,他每天要接待十几个上门来要钱的人,多的有几百万元,少的也有几万元。他还提到,十荟团还欠他所在的安保公司几十万元的费用。

他还提到,有其他人从6月开始就没收到过钱了。

一位2021年7月从十荟团离职的员工告诉《财经》记者,他在十荟团完成最后一轮融资时加入,3个月后,公司就开始裁员,他和其他员工甚至一度怀疑这一轮融资的钱是否真的到账了。

包括《财经天下》在内的多家媒体报道称,十荟团裁员幅度惊人,从最高峰的超过1万人,缩减到几百人。《财经》记者多次致电十荟团CEO王鹏,电话被挂断或无人接听。

李梁回忆,在完成最后一轮融资后,十荟团立刻开始大幅补贴,希望通过烧钱来提高GMV(交易总额)和订单量。GMV是互联网行业最看重的指标之一,但这恰恰是让十荟团走入困境的核心原因之一。

爆雷

刚加入时,李梁手里的订单少得可怜,只能自己跑市场、拉用户。当时十荟团给他们承诺,每天至少保底700元——如果费用低于700元,都按700元算;如果高于700元,则按照实际支付。

2021年上半年,十荟团的订单量在补贴的助力下大增。李梁说,当时在长沙,十荟团的订单量是美团买菜和多多买菜的两倍以上,只低于起家于湖南本地的兴盛优选。

2021年3月,十荟团因“特价倾销、扰乱市场秩序和以虚假手段诱骗消费者下单”,被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处以150万元的顶格处罚。顶格处罚也未能阻止补贴的脚步,5月,十荟团又因同样的原因被处罚50万元。

从2021年6月以后,十荟团订单量开始逐步下滑,越来越少。到了8月,李梁手里的两个网格仓开始亏损。十荟团平台的SKU(指最小存货单位。 全称为Stock Keeping Unit)逐步减少,从最高时2000多个,到300个,到现在不到100个。

十荟团的负责人告诉他,要么他交2万元押金,要么就关仓。李梁隐隐觉得有些担心,他没有交押金,选择关仓。关仓后的问题也来了,十荟团应该支付的费用一直未结清。

随后,十荟团的相关人员一直劝李梁和其他网格仓负责人,转型做2B业务,也就是批发给超市、餐厅。李梁没有同意,费用一直收不到,他在12月时去了长沙十荟团的办公楼,那时就已经人去楼空了。

李梁还需要支付配送司机们的工资,到了11月,他已经拿不出钱了,只能去贷款。12月,他连贷款都拿不到了,司机们向他讨要薪资回家过年,甚至表示要堵在他家门口。

他说,跟他一起来讨债的,有已经7个多月的孕妇,还有因为自己要去找新的工作不能来,只能让家里70多岁的父母上门讨债的。他们给之前联系过的十荟团高管们打电话,CEO和董事长联系不上,其他高管要么联系不上,要么称已经离职。

上门讨债几天后,十荟团外聘的律师带来一个解决方案,要求他们签订协议,5个工作日后支付10%的欠款,3个月支付15%,随后每个季度支付15%,直至付完。但李梁他们并未接受,“付我10%才5万元,这笔钱根本无力支付司机的工资,而且他们没有提供任何担保,现在签了大概率是拿不到后面的钱了。”

此时,讨债人们想起了还有阿里巴巴,李梁和其他人也曾试图去阿里巴巴讨要说法,得到的回应是,阿里和十荟团已经没有业务往来关系,只是投资方而已。

2021年8月,十荟团曾经发布内部信提到,正在与阿里巴巴MMC业务进行区域整合,资源互补、团队协作。

2021年9月15日,十荟团宣布全面关停云南昆明的网格仓。随后,十荟团广州、福建、浙江等多个省份业务大范围关停。

2022年1月3日,北京市朝阳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对十荟团处罚30万元,原因是消费者下单付款成功后,十荟团未发货,也未补发并取消订单。

长沙的十荟团欠款事件甚至已经出现了一些过激行为。政府相关部门也已经出面维护秩序,但截至目前,这一问题仍未解决。

猫腻

阿里重仓的十荟团爆雷,融资超10亿美元为什么还会倒下

拍摄/柳书琪

2021年3月,十荟团拿到阿里领投的7.5亿美元,弹药充足,开始补贴。对于当时的十荟团来说,竞争极其激烈,滴滴、拼多多和美团都已经下场,巨头们有更充足的资金和平台效应,创业公司只能靠一轮又一轮的融资来维持烧钱。

想要继续融资,就必须说服投资人,烧钱能换来显著增长。这是持续了多年的互联网行业发展主要逻辑之一。

一些区域的业务员开始“刷单”。因为补贴力度足够大,很多商品的价格低于成本价,不少相关业务人员会自己下单,然后转手把这些商品卖给其他供应商,或是熟悉的小超市。甚至还有供应商会先给十荟团发货,然后供应商再自己下单买回来。

李梁说,这些事很多人都心知肚明,但没人戳破。十荟团官网上明确指出,所有员工“不用职务之便,做有损公司利益的事;不得利用公司的商业秘密和所掌握的业务资源,联合其他单位及个人参行牟利活动,或参与对公司构成潜在竞争的活动,包括但不限于向平台团长兜售其他非平台的商品,或以低于平台的价格兜售平台商品,通过套小号获取双重返利等。”

不仅如此,在十荟团上还发生了一些让李梁不能理解的现象,他发现,很多标品,例如矿泉水、可乐等,十荟团的进货价甚至比其他平台的零售价还要高。“我们有理由怀疑,十荟团内部出现了问题。”

内耗严重、不计后果的烧钱换订单量、管理流程出现问题,十荟团面临的压力不仅是政策要求和行业竞争,更多的是自身出现了问题。

一位关注这一领域的投资人告诉《财经》记者,投资人在投资一个项目时,其实很难去一一核实这些细节问题,尤其是当这个项目很火时。他同时提到,“过去也有一些公司出现过类似的问题,但是随着业务量的增长,慢慢地把这些漏洞都堵上了。”

但是,十荟团可能已经等不到堵上漏洞的时候了。

阿里重仓的十荟团爆雷,融资超10亿美元为什么还会倒下

拍摄/柳书琪

此前有多位投资人告诉《财经》记者,资本市场看好这一赛道的原因,是兴盛优选已经在部分区域做到大约3%的微利,但随着竞争持续升级,短期内已经看不到盈利的可能性。

前述在十荟团北京总部负责接待讨债人员的安保人士称,他听闻十荟团还在寻求新的融资。李梁认为,他已经等不到那一天了。

责编 | 周瑾

本文为《财经》杂志原创文章,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如需转载,请添加微信:caijing19980418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杆子新闻,甘孜新闻,杆子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ganzixinwen.com/17087.html

作者: 杆子新闻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98-88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liuyc1985@163.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