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留学

教学研究 ‖ 神不知鬼不觉,诺贝尔经济学奖研究,被我复制到研究计划书

2021年10月11日,诺贝尔经济学奖揭晓。看到这里,还在备考的各位同学可能会想,我现在连研究计划书都写不出来,诺贝尔经济学奖发给谁,又与我何干呢?在应对笔试和面试上,诺奖的确实离我们有些距离,但在研究计划书的选题和提高研究计划书质量方面,诺贝尔经济学奖却非常有用。本期,我们将通过202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的介绍,来了解经济学最前沿的实证(微观)研究。

教学研究 ‖ 神不知鬼不觉,诺贝尔经济学奖研究,被我复制到研究计划书

2021年10月11日,诺贝尔经济学奖揭晓。看到这里,还在备考的各位同学可能会想,我现在连研究计划书都写不出来,诺贝尔经济学奖发给谁,又与我何干呢?在应对笔试和面试上,诺奖的确实离我们有些距离,但在研究计划书的选题和提高研究计划书质量方面,诺贝尔经济学奖却非常有用。本期,我们将通过202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的介绍,来了解经济学最前沿的实证(微观)研究。

教学研究 ‖ 神不知鬼不觉,诺贝尔经济学奖研究,被我复制到研究计划书

今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颁发给了三位教授,其中包括在劳动经济学领域做出杰出贡献的David Edward Card教授,以及在计量经济学的方法论(因果推论)上做出杰出贡献的Joshua David Angrist教授和Guido Wilhelmus Imbens教授。

教学研究 ‖ 神不知鬼不觉,诺贝尔经济学奖研究,被我复制到研究计划书

相信有很多同学听过Angrist教授的名字,他与Jorn-steffen Pischke所写的《Mostly Harmless Econometrics: An Empiricist’s Companion》、《Mastering ‘Metrics: The Path from Cause to Effect》两本书早已成为微观实证经济学学生的必备教材,说是因果推论领域的圣经也不为过。

这三位学者都在建立对个人等级和个别企业等级的数据进行因果推论的方法论上,和应用此方法进行劳动经济学领域方向的研究上均做出了杰出的贡献。

01.

经济学中的相关关系

经济学者在研究社会问题时,能够比较容易的找到一些相关关系,比如分数线越高的大学,其毕业生的年收也就越高。也就是说,高分数线的学校有一种特殊的效果,能够让学生在未来的职业生涯中获得比较高的年收,而且任何人都能够享受这种高质量教育所带来的效果。

但是,好学校不一定就是促使人们将来获得高收入的原因,比如优秀的人本身就容易获得高分,那么这群人就算不去好学校也应该可以获得比较高的工资,所以高质量教育可能并不会给我们带来任何实际意义上的提升,而单纯只是一种信号而已。为了验证好学校本身是不是有一种特殊的效果,我们就需要因果推论这种特殊的计量经济学手法来分析真实数据,然后试图去找到其答案。

例如,我们经常能够听到一些读书无用论的言论,那么读书受教育到底能不能增加我们的收入就成为了一个非常值得探讨的问题,Angrist就与Krueger使用美国的数据分析了此问题。

教学研究 ‖ 神不知鬼不觉,诺贝尔经济学奖研究,被我复制到研究计划书

教育年数与每周收入之间的关系:淡蓝色代表义务教育时间较短的孩子们的教育年数平均值(左图)以及毕业后的每周收入平均值(右图),深蓝色代表义务教育时间较长孩子们的平均教育年数和平均收入|出处:日经新闻,2021/10/20

美国因为制度上的原因,10~12月出生的孩子要比1~3月出生的孩子经历更长时间的义务教育,通过因果推论的验证之后,发现教育年数的增加会有增加收入的效果。那么从这篇论文上我们能进一步想到什么样的研究计划书呢?

02.

从诺贝尔奖

到研究计划书

以中国为例,小学教育阶段的准入学学龄,会以9月1日作为分界线。如果生日是9月1日及以后出生的话,这群孩子会比别人9月1日前出生的晚一年进入一年级,而8月31日出生的孩子和9月1日出生的孩子在出生日期上只差了一天却导致两者接受义务教育的开始时间相差了整整一年。因此中国家长通常希望孩子能够早一点入学,早一点毕业,在年轻就是资本的中国可以通过这个方式获得一点优势,但是事实真的是如此吗?

日本也存在4月前后出生的孩子入学时间不同的问题,但是由于日本职场的年龄歧视并没有中国那么严重,那么早入学的效果会跟中国一样吗?这些都是我们可以写的研究计划(虽然日本关于早入学的分析已经有教授写过了)。

另外David Edward Card教授在因果推论的实证领域,有一篇影响深远的论文,分析了最低工资与失业率之间的关系。学习过经济学理论的同学应该了解,在简单的理论模型中,随着最低工资的升高,雇佣者会降低雇用量,因为他们不会再雇用那些会造成损失的,只能创造久最低工资和新最低工资之间价值的劳动者。

但是,通过Card与Krueger的共同研究,他们发现在美国,最低工资的上升不但没有降低雇用量,反而让雇佣量有一些增加倾向。但在日本,却有着截然不同的分析结果。

日本东京大学的川口大司教授等人,对2007年日本最低工资法改定案进行分析后,发现最低工资上升10%,就会导致19~24岁的中学毕业和高中毕业的男性就业率下降12%;另外,同志社大学的奥平宽子准教授对制造业单独进行分析之后发现,最低工资上升10%会让整体雇用量减少5%。由此可见,不同国情会对分析结果产生影响。延展到我们得研究计划上来,如果我们能够在中国找到类似的数据,我们也可以试图验证中国的情况。

在Joshua David Angrist的研究中,分析越南战争的参军经验对于年收影响的论文很有贡献意义。因为分析中遇到了一些问题,为了解决这些问题Guido Wilhelmus Imbens 通过将Donald Bruce Rubin 的“反実仮想(Counterfactual)”的统计学思考方式导入计量经济学中得以解决,结果显示参军经验会导致收入下降,当然这是指的美国的情况,而中国可能会有不一样的结果(但中国采用志愿参军制度,因此较难分析)。那么既然能够分析参军经验,就会有很多分析其他经验效果的论文,比如有很多分析参加“上山下乡”运动对收入以及各类身体指标影响的论文。

03.

日本升学中的

实证趋势

这3位学者在研究中提倡的因果推论的方法论,在实证经济学的所有领域都产生了深刻的影响:如果一篇论文没有明确用此类方法判明因果关系,则这样的实证论文很难被经济学杂志刊登。

回到最近的考学趋势来说,如果要判断一个变数与另一个变数之间的关系,只使用最简单的单回归、多重回归分析来撰写经济学研究计划书,要合格上位校就显得颇为困难,至少也要使用RDD,IV,DID,ITS(Interrupted time series),PSM等其中一种方法来试图验证其因果关系才有机会拿到offer(仅限于需要明确判断因果关系的计划书)。

另外,由于以前会直接假定因果关系的方向性,而忽略了方向性可能跟假定相反的情况,因此这三位学者的研究让计量经济学家开始关注因果效果的多样性,让计量经济学有了新的发展方向,并取得了非常大的进步。

最后,细心的同学可能会发现,本篇文章中经常出现的Krueger教授,不在诺贝经济学的获奖者名单中。这是因为诺贝尔经济学奖最多只能颁发给3个人,而Krueger很不巧就是第四个,很无奈的跟经济学最高奖失之交臂。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杆子新闻,甘孜新闻,杆子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ganzixinwen.com/7624.html

作者: 杆子新闻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98-88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liuyc1985@163.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