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国内

话说天水与“天水湖”(上)

张国藩 儿时印象与蠡测 我相信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外婆的澎湖湾”,而我心中的“澎湖湾”就是外婆家所居的“天水湖”。

张国藩

儿时印象与蠡测

我相信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外婆的澎湖湾”,而我心中的“澎湖湾”就是外婆家所居的“天水湖”。

话说天水与“天水湖”(上)

2021 年,当省内专家确定碧玉镇岳岔村是几百万年前形成的天然高山湖泊遗址时,一种激动、释然之情溢于言表。激动是因为我的外婆家竟然住在“天水湖”里;释然的是多年来对“天水”的追寻到此告一段落,有关甘肃历史上存在的“汉武帝置天水郡治平襄县址”的问题彻底解决,史书上记载的天水郡“郡前有湖”终于得到印证。

话说天水与“天水湖”(上)

儿时并没有“天水湖”的概念,上店子人世代有“七里甜(天)水”低搬迁了五六次。为什么搬迁,说不清楚,在长不到十里的一条沟边建龙王庙,他们更说不清楚,最有理由的说法是为了祈求风调雨顺。外婆家住在村子西面的一处高台上,场院下面是一个涝坝。好像表哥曾说过以前是一眼泉,是岳岔许多泉眼中的一个,这里泉水都能煮鸦片,更巧的是我们张家泉(在雷岔沟红土坡)水也能煮鸦片.孩提时懵懂,长大了才知道唯物上这叫凑巧,唯心上这叫因缘。

展开全文

话说天水与“天水湖”(上)

记忆里的外婆虽老了,但年轻时的风韵尤在,个子不高,清瘦麻利。衣着虽旧,整洁如新。眼睛深邃明亮,五官齐整。慈眉善目,达观开朗。总见她踮着小脚出出进进,没有闲下的时候。其实外婆一直把苦当乐,笑对人生,要不然如何将独孙从襁褓养到大呢!听母亲讲,外公和舅舅、舅母都憨厚老实,生产队将两窖洋芋籽放他家。结果饥年死守着洋芋窖,活活把自己饿死了。外婆任劳任怨,含辛茹苦地抚养着孙子,心里有多苦只有她清楚。好处是老天有眼,1970年左右,成功将孙媳妇娶进门。我的表嫂虽时常身体有恙,但肚子争气,前后生了三儿一女。外婆活了七十八岁,最后带着笑容离开了人世。

儿时最快乐的莫过于跟着母亲去外婆家,七里多的路程一蹦跶就到。一进门外婆早早端着糜谷面馍馍等着我们兄弟姊妹这群饿狼,外婆总是喜眉笑眼地看着我们狼吞虎咽地吃光抹净,才和母亲进屋说话。

话说天水与“天水湖”(上)

表哥十五六岁时就是生产队的半个劳力,闲暇时会带着我们到沟沟岔岔转转。贯穿村庄的一条深沟足有七八十米,一条羊肠小道蜿蜒曲折通向沟底。沟底泉眼密布,流水潺潺,口渴时无论爬在那一眼泉边喝上一口,皆香甜可口,沁人心脾。表哥说,整条沟里的泉水流下去,到了岔口取水口,你们在那就担水做豆腐、酿醋、下粉条。过去你们张家的光阴就是靠这水攒下的。我才知道,这甜水有恩于张家。后来听爷爷常常讲起张家老祖初来碧玉学手艺的事,方知表哥所言不差。沟底还有一种不知名的草,开着蓝色的小花。表哥说那是蒲草,一种只有在南方生长的草。近年来,岳岔退伍军人郭芳全多次带人实地勘察时,发现这种蒲草就丛生两个水滩之间。

话说天水与“天水湖”(上)

最令人难忘的是,跟着表哥到大泉担水。大泉离表哥家一里多路,在漩涡生产队附近。这眼泉不是一般意义的泉,而是一个水潭,几个冒眼突突往上翻水,常年不溢不涸,水质纯净。可惜这眼泉在农田基本建设时打水坝压埋了,没几年水坝干涸,附近几个生产队社员吃水发生困难,公社派人毁坝找泉,泉眼却不见了。岳岔人开始到沟底担水吃,这一担就是几十年,直到几年前吃上了从洮河引来的自来水。

话说天水与“天水湖”(上)

表哥名叫岳六九,在跟上他乱转的过程中,我惊奇地发现,整个岳岔大队几乎所有的地名于水有关。比如漩涡生产队在半山上,与水毫不沾边,怎么可能起这个名字呢?甜水湖合作社办公区西南大山名叫阻儿上,这又意味着什么?我在牛谷河边长大,年年都能看到洪水, 有时当岳岔洪水与雷岔洪水相碰时,形成的漩涡大得吓人。表哥的解释是,原先这一带水很大,起漩涡于这里,说得让人好生惊奇。直到今年“天水湖”遗址确定后,才豁然开朗。这是后话。

话说天水与“天水湖”(上)

我19岁当了兵,退伍后就参加了工作,与外婆见面的机会越来越少。有时抽出时间见一面,也是匆匆别过,以致留下许多遗憾。1985年开始,我参与《通渭县志》资料收集,先后拜读了何钰先生的《天水郡治平襄县址考》和陈守忠先生的《通渭县建置沿革考》,均论证甚详,断定碧玉上、下店子汉堡为“拱卫天水郡的军事设施”,“今通渭县城就是平襄县址”。后来翻阅史料,觉得史书上所谓的“郡前有湖”“五城相接”、温谷水“历三堆南”,均在通渭县城了无痕迹,倒是在碧玉上店子找到对应存物。经过二十年的调查,首先确定了“三 堆”的位置,即今上堆汉堡(俗称大墩)、中堆碧玉关、下堆今青阳寺址。根据汉代古城遗址和老人传说,加上老照片分析,“五城相接” 也依稀可见。只有“郡前有湖”无迹可寻,没有想到“七里甜(天)水”这句传言里所隐藏的信息,只把眼光放在“郡前”二字上。由于 过去碧玉关东南与青阳寺之间有一条石墙相接,俗称“天生桥”。石 墙中间为水道,水道下面是一道很高的石坎,每年牛谷河、牛洛河发 洪水,往往在石坎上、下游形成深潭,水面宽广。最后一次深潭出现 于 1986 年,当年还有在人溺亡。古代水量大,深潭年年存在是可能 的。另外,上店子有两处“海眼”,一个在郡城内,一个在城东数百 米处,这也符合另一本史书“城中有湖”的记载。但对青阳山后的岳 岔全村地势呈“锅底”状并未考虑,也许是青阳山挡住了双眼,限制 了思路。直到岳岔退伍军人郭芳全带团拍摄到锅形图片时,才恍然大悟。

话说天水与“天水湖”(上)

岳岔村占地面积 5400 亩,359.64 万平方米,合 3.6 平方公里。地处北纬 35.13 度左右,东经 105.35 度左右,其中郭岔海拔 1803米,岳岔海拔 1851 米,扎扎嘴海拔 1800 米,甜水湖公司办公区 1818米。全村 250 户 1021 人。湖址东西长 2 公里,南北宽 1 至 1.5 公里。北有梅花山,西有旦咀山、南有虎食(火石)屲山,湖址呈“锅”形,上湖东口高出下湖口(今龙王庙址低于岳岔小学 2 米)。正中一条东西向的深沟,小沟岔数十条,皆有泉眼,其中郭岔泉眼甚于岳岔,水位也高于岳岔泉眼,在郭家岔高林寺山麓海拔 1874 米处有一泉眼,全庄人叫久泉,水质清澈透明,冬夏无增减,久泉海拔高于岳岔小学23 米。每逢大旱之年,郭岔人就来泉旁“要雨”(祈求降雨),且每年都应验普降甘霖,为此全庄人对此泉尊为神泉,心存无比敬畏。从 山麓到沟低 1 公里上,曾经大小泉五六眼,且全是红土积层,水质清澈甘甜。俯瞰“天水湖”遗址,郭岔、岳岔湖相对独立,各有水源, 且郭家岔东南西北对称四沟泉眼茂密,尤其是柳树沟和灰沟如今都是泉水汇聚,日夜奔流。根据史书“冬夏无增减”的记载,岳岔湖址应为“西湖”,郭岔湖址应为“东湖”,两湖水口分别在甜水湖合作社办公区东门和郭家岔扎扎嘴两处。今岳岔、郭岔社坐落于湖底,其余各社居于半坡。说明居于湖底的迁来时间迟于居于半坡的。几个地名都与水有关,比如水滩(2 处)、漩涡、大湾、小湾等。

话说天水与“天水湖”(上)

那么,“天水湖”溃坝前,水面多大,水深几许?现在只能从龙王庙的几个旧址测想。

今龙王庙建在湖底临沟处,龙王画像为龙头,似腾飞出水状,与史书记载“有龙出是湖”相吻合。今岳岔也有“龙王出水”的传说。供桌上的钟磬铭文有“嘉庆十七年(1812 年)造。秦安县碧玉镇岳岔”字样。证实历史上确有通渭县碧玉镇和秦安县碧玉镇。龙王庙旧址在今岳岔小学附近,说明旧龙王庙是岳家迁住湖底上百年之后才重 建的,因为达到百年,才能繁衍多姓人家修庙。

岳岔因岳家迁此而得名。按岳家自谓是从湖南迁来。资料显示, 湖南益阳房为最早。其谱系是:岳飞—雷—甫—觐。觐之后十七八代,一支辗转迁岳岔,为岳岔房始祖。时间大概在清乾隆五十一年(1712 年)左右。岳家初来分为四房,长房武术传家,十数世传至我外公岳奘雄、舅舅岳建这两代,武艺仍然精湛,经常和我祖父、小河子武艺 家“以武会友”。长房也有学文的。岳钟瑞(1862—1945),出生于清同治元年(1862 年),字缉五,排行老大,巩昌府秀才。乡试落榜,后从父学医。娶何家那坡女何氏为妻。一生教私塾、行医。八十岁自作诗:“日如泥神夜如尸,谁知年老竟如斯。八十还会再有几?见面之情永别辞。”据说二房无后,由长房世代顶门。三、四房人口较盛。多年后,分出一支迁榆中,榆中房视岳岔为祖地,多次来岳岔祭祖、拜庙。

话说天水与“天水湖”(上)

岳家迁来时,湖水肯定已干涸。那么,离湖底高 20 米居住的漩涡李家、大小湾刘家迁来时,湖底肯定是湿地,甚至有水。漩涡一名就由附近地下水上冲湖面形成漩涡而来。湖水下泄,深沟形成,湖底住人当在清乾隆年间,因为张家老祖二房乾隆年间迁郭岔阴坡。看来,清乾隆年间是湖水干涸的大体时间。至于漩涡李家、大小湾刘家迁来的时间肯定在乾隆以前。据说比李家、刘家更早迁来的是赵家、柳家、 姬家,其中赵家为天水所出,汉代就在碧玉;姬家在碧玉有数户,柳 家不知迁往何处,只在郭岔留有“柳家湾”的地名。

话说天水与“天水湖”(上)

听说,岳岔龙王庙由高到低迁移五六次,先后从梅花山坡到山下,从山下迁移水滩,再从水滩移到岳家堡子,后来又从堡子迁建现在庙址。如果第一次龙王庙就建在离岳岔小学庙址高 40 米的梅花山坡上。可以想象,当时这里湖光山色,湖面广大,水波荡漾,湖边草木葱葱, 牛羊、枣红马山间悠闲,一派牧园风光。

话说天水与“天水湖”(上)

龙王庙是土木结构建筑,最多 60 年就要重建。由 1812 年上推240 年,是 1572 年,即明隆庆六年。这个时间点应是李、刘家迁来湖边的大概时间。整个明代至清初,是人口大迁徙的时代。这时,“天水湖”周围村庄已多,帮助湖边新、老户修建龙王庙是可能的。由此再往前推至新石器时代,湖边有无祭祀场所或庙宇一类的建筑,除了青阳寺外,就很难推测了。

话说天水与“天水湖”(上)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杆子新闻,甘孜新闻,杆子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ganzixinwen.com/9548.html

作者: 杆子新闻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98-88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liuyc1985@163.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