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孜州九龙县耳朵新寨村民的“幸福生活”

发布时间2018-04-28来源甘孜新闻网责编

一位彝族老人走在乡间公路上。(高秀清 摄)

人间四月,正值春夏交织的季节,甘孜大地上草长莺飞,花香四溢。

4月24日,午后暖暖的阳光照在耳朵新寨村民乌里阿牛莫的身上。这位55岁的彝族村民乌里阿牛莫抱着一岁多的小孙女和邻居们坐在新家门口的台阶上拉着家常,一脸幸福。就在家门口,一条新建的水泥村道蜿蜒着伸向远方。回忆起以前一家人挤在用篱笆、泥巴、藤条、木桩搭建的房屋里的日子,乌里阿牛莫说:“今天的生活,就像蜂蜜一样甜!”

彝家新房。(高秀清 摄)

5年村庄巨变

作为一直生活在九龙县踏卡乡耳朵新寨村里的村民,乌里阿牛莫见证了村庄的巨变——就在5年前,这个当时还叫耳朵村的小村庄,连电都没有通,许多村民住在用泥巴和藤条搭建的房子里,一遇雨天,经常是外面下大雨屋里下小雨。路就更不用说了,用村民罗长明的话来说,“一到下雨天,就连路都找不到了”。封闭和贫穷,让当地群众的思念观念陈旧落后,各种陈规陋习久治不绝。

如今的耳朵村,一幢幢风情浓郁的彝家新寨取代了一座座低矮破旧的竹篾笆笆房、土石房,彝族同胞们不仅破了“旧”更立了“新”;一条条直通村民家门口的水泥公路取代了当年崎岖的泥泞小道,老百姓不仅出行顺当了“出路”也广阔了;村里的合作社,产业规模越做越大,合作社的分红分利正不断鼓起村民的腰包,群众的增收致富和脱贫奔康逐渐从输血式转变为造血式……

村民曾经居住的老屋。(高秀清 摄)

物质层面的改变,正在影响着村民们陈旧的思想观念——结婚不再收重彩礼左右攀比,亲人过世不再动辄杀几十头牦牛铺张浪费,产业发展不再等、靠、要……曾经的耳朵村改名叫“耳朵新寨”了,新的寨子,新观念、新面貌、新产业、新设施、新风尚,新的生活画卷在村民们面前徐徐展开。

村民讲述自己的幸福生活

乌里阿牛莫的生活,就是村民们生活的一个缩影。30多年来,她和家人住在竹篾笆笆房,一到冬天,呼啸的寒风和凌厉的霜冻天气,让混住在屋内的人与牲畜被冻得瑟瑟发抖。“那时村里没公路,挖好土豆要用编织袋打包后,人扛着从数百米高的悬崖道路向下走。”2013年,当地政府推进“彝家新寨”建设后,乌里阿牛莫家拿出多年积蓄的10万块钱,以及政府提供的2.5万元补助金,在耳朵村修建了一个全新、舒适、温馨的家。

村民们正在使用机器耕地。(高秀清 摄)

在“彝家新寨”的新房中,每栋楼的装饰风格都具有藏汉彝的民族特色,并且将人的住所与牲畜圈舍完全隔开,还修建了男女有别的厕所,居住卫生条件得到大大改善。“我们搬入新家后,两个儿子都娶了媳妇,去年大儿子还给我添了个孙女。”乌里阿牛莫说,以前村里的居住环境、卫生条件差,山外的姑娘都不愿嫁进来。现在村民们都住上了宽敞、明亮的新房子,依靠该村的集体产业经济,每户的年人均收入可达8000元,许多“光棍”都娶上了媳妇儿。

村民张光旭家一家5口人,家庭因他意外残疾而致贫,家里平时靠种点土豆玉米之类的来吃饭,平时的收入靠拣松茸、挖虫草来维持家用,家里的主要收入来源就是政府给每年每人800块钱的低保。但是今年不一样了,他们家要脱贫了。

张光旭的爱人说,“活了半辈子,从来没想过我们耳朵村可以有这么大的变化。路通了,产品的销路就通畅了。现在我们家尝试着种的这100株虫蝼,市价要卖800块钱一公斤。脱贫,不能总是等、靠、要,要像政府说的那样,主动作为、身残志坚!”

一位藏族同胞家的客厅。(高秀清 摄)

今年76岁彝族老人罗长明是土生土长的耳朵村村民。他感叹道:“说起这些年的变化啊,我是最有体会的。以前,村里穷得很,全家一件新衣服兄弟姊妹搭伙穿,一下雨就找不到路了,村里还不通电,到了晚上就黑灯瞎火,老年人摔倒是经常的事,反正就是造孽得很哦。”罗长明老人说起这些心酸的往事连眼眶都红了。

“现在,国家富裕了,我们的生活一步一步越来越好了,像我这种老头子都有手机用了,去年,我儿子还带我去成都、重庆、云南旅游了来。”说起今天的幸福生活,罗长明老人脸上的皱纹笑开了花。

据踏卡乡乡长陈海勇介绍,如今,我们村群众居住条件100%得到了改善,功能更加配套,安全饮水工程和农网改造用电项目已全部完成;通村入户路已全部建好;民俗文化广场、篮球场和各类亮化、绿化、净化工程走进了村落。在产业发展上,村里因地制宜,发展核桃和魔芋,为当地老百姓产业可持续发展提供了坚强的支撑,初步实现了“基础设施完备、交通便捷畅通、生活条件便利、村容村貌整洁、农牧业产业发展、群众增收致富”的预期目标。

Copyright © 2018 甘孜新闻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爱知世元 (北京) 网络股份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