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藏传呼”到微信“朋友圈” ——通讯发展话甘孜巨变

发布时间2018-05-02来源甘孜新闻网责编朗色旺姆

本网讯 但凡来过甘孜或者走过康巴高原的人,应该对“藏传呼”并不陌生,那就是在通讯落后的年代招呼远方的人或者提醒别人的一种方式,那是一种歇斯底里的呼唤,憋足气息,从喉管大声呼叫“诶嘿嘿”。

在通讯不发达的年代,隔河两岸的人一声“诶嘿嘿”可以省掉很多脚程,山头的吆喝和山下的追赶,一声“诶嘿嘿”可以省掉无畏的汗水,山上的牦牛,因为一声“诶嘿嘿”可以循声而归……然而,如果距离太远,藏传呼也就爱莫能助了。如遇急难险重的大事,只能翻山越岭、快马加鞭走村串户一一告知,许多时候,一分钟可以说完的重要事情,通知到人头就要1天,甚至更长时间。

王成亿正在田间地头给儿子发微信 

生活在丹巴县半扇门乡喇嘛寺二村的王成亿拿着手机刚为远在九龙打工的儿子发完微信,微信告知家中刚流转的土地和自己在大棚蔬菜基地打工的现状,还拍了视频发送给自己的儿子,“这样的科技水平在40年前谁敢想啊?不要说把自己的工作现状发送给千里外的亲人,就是一句口信捎到县城都是奢望哦。”王成亿回忆道“当时在县城务工,有一个重要的事情需要家人到县城处理,我找了几个背粮食到半扇门粮站的老乡捎口信,可等到家人接到口信来到县城的时候,事情已经办不成了”。

这样的无奈之举举不胜举,老人过大寿,需要河对面那个村的厨师帮助,“可当派人把厨师接过来的时候,已经黄昏时分了,参加祝寿的人只得啃几个‘火烧子’洋芋就回去了”王成亿回忆道。

后来,有了“摇把子”,这比“藏传呼”和电报高效多了,县外的亲人打个电话就能互通信息了,说的更清楚、更明白、更透彻,完全不需要焦急的等候。再后来有了数字传呼、中文传呼、移动电话,这样的飞跃完全满足了村民对信息的需求。

王成亿正在田间地头给儿子发微信 

初春时节,川西北高原的甘孜州九龙县子耳乡万年村海子队,万里无云,艳阳高照。参与“40光影·甘孜岁月”看甘孜州改革开放40周年报道的中省州级媒体记者沿山经过33道弯的盘山公路来到海拔2650米的海子队所在地。大山深处,静谧的小山村一派祥和,壮美的山川似述说着40年来海子队脱胎换骨的点点滴滴,特别是对通讯发展的点点滴滴,村民李海龙是深有感触。

李海龙调侃道:“父辈们习惯了‘藏传呼’,村子总是因为‘诶嘿嘿’而热闹,后来有了程控电话,让我们的声音传的更远,村与村之间感觉离得更近了,后来有了手机,从2G到3G再到4G,我们告别了骑着摩托追信号的历史”。

如今,无论是在丹巴的山山水水,还是在九龙的村村寨寨,农牧民都能在微信上实现自己的农业产品销售,大山的声音传得更远,大山的珍品也走得更远了,老百姓在40载的光阴里,见证了这一路的奇迹,今天刷朋友圈不再是城里人的专利。

据悉,目前,甘孜州15.3万平方公里的土地,都实现了信息全覆盖,116万人口,手机用户就达到70万之多,为全面满足广大农牧民群众的信息信息需求,甘孜州克服地理和气候因素制约,在已经有报纸、电视等信息宣传平台的基础上,全面发展新媒体,有效服务广大农牧民群众,康巴藏语语音手机报及县域手机报、微信、微博、APP等平台从不同层面、不同时段进行覆盖,全面缓解了偏远农牧区信息不畅的现状。

Copyright © 2018 甘孜新闻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爱知世元 (北京) 网络股份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