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时光~在忆苦思甜中富足

发布时间2018-06-04来源甘孜新闻网责编

牧归

阿黑·敕赖嘉措

打开尘封的往事,追寻岁月的记忆,在那幽幽暗暗的往昔中,有那么一段贫穷让人酸楚,从亘古的岁月中醒来,今天的生活总在甜甜蜜蜜中度过,倾听前辈的峥嵘岁月,品味自己的美好人生,犹如吃罢黄连喝蜜糖,在这短短的几十年,我们的饮食在不经意间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老屋

走过外公贫寒的岁月

挖野菜

五、六十年代年轻的中国正经受着接踵而至的灾难,山落里村子更是一贫如洗。纵然那时的外公身强力壮却也无法摆脱那个勒紧裤腰带过日子的束缚,在历史和气候等诸多因素的制约中,广大群众为吃一顿像样的饭而操碎了心,外公更是为一家人填饱肚子而忙碌奔波,却总也空手而归。

挖野菜

外公的记忆中,那个年代从睁开眼睛想到的就是一家人的吃饭问题,从走出家门到回到空落落的家唯一的目标就是寻找食物,春夏时节还好一些,出门采挖一些野菜,然后在家门的核桃树上摘下核桃花(家里没有核桃树的人家就采白杨花絮)和着少得可怜的玉米面勉强填充一家人的辘辘饥肠,吃得老人摸着喉咙往肚子里赶食物,吃得小孩便秘得直哭叫。冬天来临却是一年最惨淡的时光,储备的食物几乎就没有,又没有野菜可挖,于是村子里的青年们便盯紧了山上的獐、麂、鹿、熊、野猪和山鸡,然而,少量的动物怎经得起饥饿的人们大肆的捕猎,许多时候筋疲力尽却两手空空,想到家中还有几双满怀期待的眼睛,外公简直是欲哭无泪。可是在残酷的现实中,还得饱一顿饿一顿的捱日子,在又一个年关来临的时候,外公为了让家人吃上一顿油份充足的年夜饭,他悄悄地背上自制的土枪走进了森林,蹲守两个昼夜后,一只同样饥饿的豹子与之相遇,在“轰”的一声枪响后,负伤的野兽伸开锋利的爪子抓向了近在咫尺的外公,求生的本能和脑海中孩子饥饿的眼神让他最终战胜了凶猛的野兽,可自己也被抓得遍体鳞伤,如今,89高龄的外公身上硕大的伤疤还清晰地记忆着那段艰苦的岁月,为了让一家人能够沾点油腥,外公差点就被野兽饱餐。

玉米糊糊

那艰苦却又自力更生、众志成城的年代里坚强的中国、坚强的自治州和坚强的中国人民用顽强的毅力度过了许多艰难困苦,特别是挺过了三年的自然灾害,也经历了把刚刚养肥的年猪如数上交国库,把鸡窝兜兜里还有余温的鸡蛋万般不舍地放进村头礼堂的大背篓向前苏联还债的岁月。因此整个村子田边地坎上的野菜都被挖得精光了,茂密的森林里动物的足迹也悄悄地隐退殆尽了,生活还得继续,日子还要过下去,于是,山坡上的观音土就成了起了铁锈的锅里的主食,看不到一滴油,连肠子似乎都起了锈,虽然一点营养价值都没有的观音土一天比一天吃得多,但是家人的身体却一天比一天消瘦。幸运的是,日子总会随着强盛的祖国越来越好,听外公说,后来家中的玉米勉强能糊口,虽然吃不上干的玉米饭和玉米馍馍,但是玉米糊糊还是吃得上,逢年过节也开始有些许的腊肉摆上饭桌。

遥想母亲穷苦的年代

在母亲的那个年代,已经饿不着肚子了,一天三餐还是能够维持的,只不过有时候要吃得少一点。听母亲讲,她十来岁的时候,一家人也基本上就是为嘴巴忙碌,有的时候还为吃上喷香的食物付出惨重的代价。

听母亲讲,那时候农村的土地都没有包干到户,自己又不是全劳力,和大家在一起同吃同劳动,辛辛苦苦一天总也挣不到几个工分,正值长身体的年龄段,母亲每天回家总想加点餐,可是公社在年底分余粮食还要按照自己挣的工分去领,看着一大堆的玉米和土豆都被工分多的人分去了,自己却只有望着别人分剩的粮食惆怅万分,搂着劣等的粮食,总也有一丝安慰,毕竟有一段时间可以充分享受食物带来的快乐。分了粮食,母亲就围坐在火塘边上,把干玉米籽冒进滚烫的炭灰里,不一会儿,玉米籽受热就从灰里“嘣”的一声蹦出炭灰开出一颗颗的玉米花,烧熟的玉米花喷香地冲击着味觉神经,吹掉炭灰就可以享用难得的“美食”了。

火烧玉米

为了“改善”平淡枯燥的饮食生活,在一个炎热的夏季母亲冒着倾盆大雨偷偷摸进了生产队的玉米地,三下五除二就偷了近三斤四季豆,闻着采自田间的清香,她粗略地清洗一下就放进了火塘上的黑锅,为了不让附近的村民知道自己偷了四季豆,她把锅盖得严严实实,迫不及待地听着锅里“咕咕咕”的声响差不多了,就放进盐巴囫囵地吞掉了难得的新鲜“美味”。瞬间的舒服后,开始天旋地转、浑身无力、上吐下泻,中毒,中毒,可是又不敢声张,怎么办?怎么办?急坏了外公和外婆,可只有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心爱的孩子与死神搏斗,他们搬来了家中的大门板把母亲晾了上去等待死神的降临,终于,母亲吐完腹中的污秽物后,逐渐好了过来,经过几天的调养后,她又拖着单薄的身体走向劳动场合。“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如今母亲都是谈“豆”色变,她说:“当时又没有充足的油份,饮食条件差,身体素质也就不好,咋个背得住哦,幸运的是没有被毒死哦”。

老路

后来包产到户了,母亲也成人了,她养了自己的肥猪,种了自己的地,粮食逐年增多,猪越来越膘肥,第一次如愿以偿的吃到了一整根自己最喜欢的猪尾巴,她把尾巴上的骨头分成了若干部分,连骨头缝隙里的汁水都没有浪费,吮吸着猪尾巴骨头高兴了大半天。在春节来临的时候,她炖了一整个猪头、3根腊肉,真正“奢侈”地过了一个油水充足的春节,而就在那年,有了多余的玉米,她酿了包谷酒,过上了“喝酒吃肉”的幸福生活,也有了“充余”的时间,整整休息了一个星期才出工下地劳动。

就这样,一年好过一年,就这样,前辈们从苦寒中一路走来,终于迎着美好的时光逐渐过上了好的日子。

感受我们富足的年华

随着好日子的到来,我也迎着改革开放的第一缕春风来到这个富足的年代。

火烧子馍馍

我出生的时候家中的酥油已经有所剩余,每一天母亲都要熬化酥油,放入精细的玉米面喂我,在酥油的“灌溉”下,我开始蹒跚学步、咿呀学语。

开始读书了,由于家离学校比较远,每一天中午都要自己带饭盒,于是,家人就想方设法在我饭盒里塞进肥肠、腊肉等东西下饭,还为我特意准备了一个军用水壶,里面装满奶子茶或酥油茶,到学校热了就可以舒适的吃了。每逢“六.一” 还有七、八元的零花钱买汽水、饼干、糖等零食。后来走出家门来到了更高的学校,在那里吃到了各式各样的菜品,有蒸的、拌的、卤的、炸的、炒的、炖的,也就在那时,为了改善生活不再是吃一顿新鲜的四季豆,母亲把我带进了餐馆,也从那个时候,各式各样的菜品也渗透到了偏远的农村,吃饭已经不是大问题,重要的是吃什么的问题。

丰盛的餐饮

而如今,与大家一样,吃饭图个健康、方便和天然。于是,吃饭请客上饭店,挑三拣四不说,来的都是天然的,低糖的、低蛋白的。想吃什么,只要想得到,就能吃得到,想喝什么,只要想喝就能喝到,和前辈相比每一天我们都在“过年”,如今我们想吃到已经不是大鱼大肉,而是吃出一个健康的身体。前辈追求精细的食物和油份充足的饭菜,而我们想要的是什么样的天然粗粮才对身体有好处。追求的是粗细搭配的饮食,讲究的是营养全面的食物……如今的生活,我们大家有目共睹。

老街

穿越这几十年的岁月,细细品位这不同年代的饮食,我们真的吃罢“贫穷”享受富足了,吃出了新花样。(图片部分来源网络|图文无关)

Copyright © 2018 甘孜新闻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爱知世元 (北京) 网络股份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