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台农业合作|合作第6年 除了取经还有什么

发布时间:2019-05-07 10:26:27 责编:马强 来源:四川日报

【导语】:4月17日,四川与台湾农业的第六次合作论坛在台湾云林启幕,记者跟随四川农业代表团赴台,感受川台农业合作的新脉动。

今日话题

川台农业合作

2014年4月,以“台湾茶叶水产企业四川行”为主题的首届川台农业合作论坛在成都启幕。此后每年春天,论坛如约而至,一年在四川,一年在台湾,为川台农业合作搭起了一个新平台,见证着两岸农业的飞速发展和蝶变。

师法台湾,在借鉴台湾农业模式和理念的历程中,四川农业农村发展也悄然迈进了一个新时代:有机农业观念深入人心,生态农业发展渐成时尚,农旅融合遍地开花,乡村旅游“网红”崛起于阡陌,乡村振兴热潮涌动。

论坛合作第6年,川台农业如何牵手?奔向何方?成为一个新课题。

4月17日,四川与台湾农业的第六次合作论坛在台湾云林启幕,记者跟随四川农业代表团赴台,感受川台农业合作的新脉动。

本报记者 樊邦平

2个新现象

以前看别人都有啥,这次带了自己的产品去;以前学创意学思路,现在学精髓学核心

4月15日17时,参加第六届川台农业合作论坛的四川代表团抵达台北,便将一幅青神竹编画送到台湾工商协进会理事长林伯丰手中。青神竹编画上的两只大熊猫全由竹丝编制,是四川最具特色的农业名片之一。

“此次赴台,共带了11个品类的地方名优农副产品,塞满了行李箱,它们被推介给了台湾知名政商人士。”省农业农村厅副厅长毛业雄告诉记者,在论坛期间如此大规模推介“川字号”农副产品,这是第一次。

“拿得出手,具有代表性”,是支撑这个第一次的根源。

毛业雄告诉记者,近年来四川大力发展名优特农副产品,擦亮农业大省金字招牌,各地涌现出了一批代表产品,目前我省已有30个优秀农产品区域公用品牌和150个优质品牌农产品,个个都是“金招牌”,为四川农产品“走出去”预热,也是此行的目的之一。

除了主动推介种类如此之多的农副产品外,本届论坛另一个新现象便是参观点位有了变化。

“这次总共有100余个点位,和往年不同,这次的点位选择,休闲创意农业的比例下降了,农副产品精深加工、有机生态方面的点位增加了,占到一半以上。”省台办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在点位安排时,代表团成员纷纷提议增加考察量,要看关键核心的地方。

“以前我们主要学创意、学思路,现在我们还要学精髓、学核心内容,学习他们怎么保障农产品质量,农会如何发挥作用服务农民,又是如何应对农业废弃物污染,太多值得学习的地方。”攀枝花市农业农村局局长杨明勇告诉记者,此次赴台,攀枝花市代表团总共考察了6个点位,大部分都与有机农业相关。

3个新启发

慢:做农业急不得;精:精细化发展有“钱途”;跨界:从加工业乃至服务业入手来改变农业

4月19日上午,细雨初停,苗栗县卓兰花露休闲农场已是人头攒动。这个地处山区的农场,花团锦簇,一步一景,美不胜收。“我们总共有50亩地,开了30年,但办农场是不赚钱的。”农场负责人陈基能的第一句介绍,便让四川代表团诧异。

不赚钱还能开农场30年?原来,种花只是农场副业,精油提炼和乡村旅游才是主业。农场用10年做花卉种植,10年做精油加工,最后用了10年做餐饮住宿。如今这里既是台湾有名的精油供应基地,也成为一座天然的香草能量花园,拥有全台湾唯一的一座精油博物馆,仅一三产业两项,年产值便达到2000万元人民币。

“四川是农家乐的发源地,但我们现在还能找到30年前就在开的农家乐吗?”参观完卓兰花露休闲农场,省林草局二级巡视员万洪云心中泛起了波澜,四川的农业人该多学学台湾农民的慢节奏经营法,做农业急不得。

如果说卓兰花露休闲农场带来的启发是“慢”,那么彰化县埔心乡埤脚村的魔菇部落生态休闲农场带来的启示则是“精”。

该农场从蘑菇种植起步,不断投资开展技术研发,攻克多项菌类育种难关,更掌握了菇类萃取技术,成功开发了银耳面膜、菇类护手霜等产品;最后农场还开发休闲体验旅游和亲子游项目,形成了“一菇多吃”的格局。创立10余年来,农场累计投资2亿元人民币,建立了以魔菇部落为中心,辐射周边100余亩蘑菇生产基地的大农场,常年可产6个蘑菇品种,每年有10多万人来游玩,年产值达到2亿元。

“四川是食用菌产业大省,但食用菌的精深加工才刚刚起步,首个银耳面膜产品也才刚刚问世,比台湾晚了好几年。”毛业雄坦承,四川农业的总量和规模上去了,但在精细化发展的理念和经营方式上,与台湾相比还有提升空间。

“要跳开农业看农业,从工业和服务业的角度切入,找到农业的瓶颈,探寻一二三产业融合的新模式。”省经济合作局机关党委书记吴燕翔认为,四川农业值得向魔菇部落学习的地方,是如何从加工业乃至服务业入手来改变农业。

3个新趋势

从单边引进到双向互动,优势互补扩大合作范围,共拓“一带一路”沿线市场

招商引资,合作共赢,在川台农业合作的第6个年头,川台农业的合作方向正在发生微妙改变。

第一届川台农业合作论坛,双方仅签订了7个农业合作协议,签约金额2.5亿元人民币,但到2018年底,川台双方的农业合作项目便达到300个,项目投资金额超过130亿元,合作的范围从单纯的农业生产向农产品加工、生态有机农业、休闲观光农业等多个领域拓展。

四川农业自身也在飞速壮大。从2014年起至今,四川的农民专合社从不到5万家,增加至10万家;农产品产地初加工率增长至53%;休闲农业综合经营收入从750亿元到即将突破2000亿元大关;第一产业增加值从3531.1亿元增加至4426.7亿元……6年来,四川农业已迈入了一个新时代。

新时代,需要新的思考,也需要拓展合作的空间。

4月16日,四川农业代表团抵达台湾的第二天,四川农业大学党委书记庄天慧便收到了最直接的反馈。台湾某大学教授专程奔赴云林县,找到庄天慧,提出两家高校合作,共同制定亚洲农业标准的宏伟构想。这个提议让庄天慧始料未及,“原来农业科研合作还有这么多可能性。”台湾之行再次打开了庄天慧的思路。

4月19日,代表团在苗栗县举行餐叙会,苗栗县尚品汉方生物科技公司负责人彭国政满屋子找四川兽药企业的联系方式。他开发出了生猪口服蛋白质,能有效治愈生猪腹泻,所以迫切想要打开四川这个中国最大的生猪药品市场。

“‘一带一路’覆盖全球60%的人口,覆盖的东南亚地区可以成为两岸农业合作布局的新起点。”台湾大学动物科技系名誉教授陈保基认为,拓展“一带一路”沿线市场应当成为川台农业合作的新未来。陈保基举例,以蔬菜种子产业为例,2019年全球蔬菜种子市场份额接近90亿元,四川是种业大省,台湾的热带农作物种子产业也具备优势,双方优势互补,开拓更为宽广的市场将成为可能。

如何开启川台合作新模式?作为第六届川台农业合作论坛的特邀嘉宾,成都尚作农业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龙淼也给出回答:双方优势互补,资源共享,定能成就一番大事业。

“随着乡村振兴的实施,更多的资本和资源要素将向农村聚集,农业将迎来高质量发展的黄金期。”省农业农村厅相关负责人表示,围绕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拓宽合作领域,除了引入台资和台农外,还要鼓励引进前沿技术和最新成果,支持创办研发中心、生产服务公司、发展投资公司等农业社会化服务机构。

截至发稿,记者获悉,自贡代表团与苗栗回乡有机生活农场已达成合作意向,一个有机农业与康养相结合的项目将在自贡落地;成都市与台湾吉品养生企业也达成合作意向,后者计划在成都多个区(市)县建设智慧农业项目,温江将成为第一站;南充也将借力台湾源大环能股份有限公司力量,打造有机农业健康循环经济,公司董事长已敲定入川考察时间……

论坛第6年,川台农业合作正奔向一个新未来。

记者手记

天府农业向宝岛农业学什么

2015年,川台农业合作论坛首次移师台湾,我是随团记者。

彼时,四川农业正从种植向二三产业延伸,乡村旅游也在试图突破“一鸡多吃+打麻将”模式瓶颈。因此,首次与大名鼎鼎的台湾“精致农业”亲密接触,四川农人受到全面“冲击”——第一波来自于“形”上的精致与细腻,第二波是理念与模式等“神”上的颠覆,最后是农人坚守带来的深深触动。

三波冲击,正是天府农业向宝岛农业取经的三个阶段。得益于巨大的市场,几年发力,我们可以自信地说,四川农业在“形”上已具备比肩甚至超越台湾农业的实力,既有动辄数万亩的标准化茶园,也有打造世界级农博品牌的天府农博园等;在“神”上也紧随其后,明月村、竹艺村、浮云牧场等“网红”打卡地层出不穷便是生动注脚。

看到进步,还要继续瞄准差距。在我看来,台湾同仁对农业的固执与坚守,更值得我们长期学习。6年前,我曾采访一位在四川做有机农业的台湾农人。头3年,他花1000多万元闷头整地改土,宁肯将产品打碎成肥也不让产品上市,这让引进他的当地政府都很着急。这种做农业的认真劲,深深刻在我的记忆里。这种固执绝不是傻,而是更长远的精明,背后,是对做农业也有春天的信心。

乡村振兴给农业提供了广阔天地。坚守再坚守,正是我们亟待补上的一课。

2015年随团记者 李淼

2017年,我跟随四川代表团赴台参加川台农业合作论坛。让我大开眼界的是,台湾农会不少,每个农会都有特产——以农会品牌命名的商品,琳琅满目。这些以农产品为原材料的商品,绝不仅仅只能吃,衍生品还有牛奶面膜、苦瓜茶等。台湾有提供农产品精深加工的场所,这样,农会并不需要花大价钱购买机器或设备,就能生产出品质合格且个性化的品牌农产品。


版权免责申明

甘孜新闻网非原创转载文章所含部分文字、图片、音视频来自互联网,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文章所含文字、图片、音视频版权归原作者或媒体所有。如若侵犯了你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完善著权信息或删除处理。

相关资讯推荐

中共甘孜藏族自治州委对外宣传领导小组办公室 蜀ICP备16010372号

技术支持:爱知世元(北京)网络股份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