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塘县】水润高城万家乐

发布时间:2015-11-19 10:59:04 责编: 来源:四川新闻网

【导语】:一首仓央嘉措情歌《洁白的仙鹤》让世人对理塘充满神往。然而,恶劣的环境和艰苦的条件却让居民饱受缺水之苦、用水之痛,严重阻碍了理塘经济...

一首仓央嘉措情歌《洁白的仙鹤》让世人对理塘充满神往。然而,恶劣的环境和艰苦的条件却让居民饱受缺水之苦、用水之痛,严重阻碍了理塘经济社会快速发展。

高城儿女不缺的是勇气和智慧,县委县政府不忘的是为民分忧的责任和担当。为把这项民心工程、德政工程办好、办实,充分发扬“斗天斗地与人斗,苦干实干加巧干”的理塘精神,历时3年多,终于让甘泉之水流进了高寒县城的千家万户,居民们告别了背水度日的生活,也迎来了该县饮水史上的第二次解放。

有了自来水居民丹珍洗碗很轻松

有了自来水居民丹珍洗碗很轻松

水之困

理塘县城海拔4014米,被誉为“世界高城”。年平均气温仅为3℃,含氧量只有内地的一半,属高寒缺氧地区。

2002年、2008年,理塘县先后启动了城市供水一、二期工程,基本满足了城区约2万人用水问题,但供求关系任然十分严峻和紧张。

近年来,理塘县努力打造康南交通、商贸、游客集散中心,康南区位优势日益凸显。优越的地理位置带动了城区发展,城市规模不断扩大,城市面积已达6.5平方公里。随着迁居户的增多,常住人口逐年增加,目前县城供水人口猛增至5.2万人。据测算到2020年,县城城市面积扩大到7.8平方公里,县城人口将达6万人。

进入冬季,原供水工程水源点上游因气候严寒导致河水受冻结冰,其水源水流量不到每秒0.02立方米,加上管网破损,造成县城内供用水相当紧张,可供给面不足县城的1/4,给县城居民的生产生活带来了极大的不便。

理塘县冬季气温低,县城居民为了达到自来水防冻的目的就采取敞放,即使这样,水管被冻爆、水池被冻裂而断水的情况时有发生。少部分自来水管已入户的居民,一年要抽坏两三个增压水泵,因管道被冻,水管成了摆设,洗衣机、卫生间均无法使用,自来水的可用率仅占20%,县城居民只能常年在182个公用水桩提水。枯水季节城区大部分地区经常断水、缺水,80%的宾馆、饭店常年无水,60%的居民每天为用水疲于奔波。理塘县鹏飞食品有限公司在生产牦牛食品时,因缺水不敢购进自动化的洗涤设备,只好增加成本雇佣人工进行清洗,不但工作成本增大,生产时间也延长了。

为吃水,县城居民拉姆每天都要到一公里外的公用水桩挑水、背水,一跑就是5、6趟,夏天时常淋成落汤鸡,冬天冒着刺骨的寒风荡出的水在衣裤上结成冰疙瘩。遇到家中用水量大时,全家人齐上阵,老人、小孩用水壶提,丈夫装上几个大水桶用架架车推。家中用水往往是洗了菜的水留着晚上洗脚用,洗脚后的水马上淋到拖把上用来拖地板。最恼火的是洗全家人的衣服,背到水桩边时往往有许多人在排队,洗一遍衣服后时常要等一、两个小时才能洗第二遍,衣服都冻成了冰疙瘩,运气不好停水了,只好把没洗完的衣服背回家,等到第二天水来了再去洗。用拉姆的话说:“没有水时,只好把衣服穿久、穿脏一点再洗。”邻居家帮忙,帮到挑几桶水是最高兴的。

由于县城供水技术及设备的落后,自来水大多取自地表水,牛、羊等牲畜粪便往往随雨水冲刷而流入取水源,而且自来水也无沉淀、消毒和净化过程,拉姆患上了肠胃病、胆结石等疾病,像她一样,因饮水卫生条件太差,发病人数约占县城居民总人数的20%左右。

拉姆家是县城缺水现象的一个缩影,限时供水、四处找水、深夜背水、“节约”用水是居民们饮水的真实写照。理塘的供水矛盾已严重影响县城居民正常的生产生活和阻碍了城市的发展,因接水秩序引发的打架经常发生,群众上访不断,抵触情绪很高,社会矛盾日益尖锐,存在严重的安全隐患,滋生出多种多样的社会治安事件。“有水吃,吃干净水,吃方便水”,成了县城居民最大的奢望和梦想。

水之路

2011年11月,理塘县新一届县委、政府班子选举产生,要求解决县城居民吃水难又成了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关注的议题。

当年,理塘县的财政收入不过2000多万,作为一个新时期国家重点扶贫县,要建设这样动辄上3亿的一个庞大工程简直就是杯水车薪。

但老百姓所盼的,就是党和政府需要干的。“不能再拖了,得干起来,哪怕是砸锅卖铁也得干。我们可以调走,但群众却走不了,得生活在这片土地上。”县委书记雷建平立下“军令状”:“不在这一届内解决县城居民吃水难问题,我就引咎辞职。”

为切实解决县城居民吃水难,理塘县把此项工作列为“一号民生工程”来持续抓。工程要上马,必须先搞设计,但理塘县连拿钱搞设计都捉襟见肘。作为对口支援藏区理塘的乐山市伸出了援助之手,并把此工程当成头等大事来抓。

在乐山市水务局、市水文地质勘测设计院和乐山市市政规划设计院的大力支持下,设计单位先后到实地进行了勘测,为编制《理塘县城供水工程扩建项目可研报告》提供了科学依据。

目标已定,资金仍是“老大难”。2012年8月,县长格勒多吉带领县发改、水务负责人专程到国家发改委汇报工作,引起了国家发改委领导的高度重视,根据国家发改委领导的指示,按照城市市政建设的要求,委托中国市政工程西南设计院总院编制《理塘县城供水工程扩建项目可研报告》。通过设计单位和理塘县的共同努力,在20天时间内完成了《可研报告》的编制工作。

在各相关部门的大力支持下开通“快速通道”,在最短时间内完成土地预审、选址意见书、法人确定、环境影响评价等要件的审批。10月份《可研报告》通过省发改委的评审。

部分工程获批后,由于项目投资规模大,在资金组成中由国家、地方配套和企业自筹共同投资。财政拮据,县自来水公司亏损严重,是“等米下锅”还是先把水烧开?理塘县给出了响亮答案:勒紧裤腰带也要上。

2013年,在国家计划分期分批多方筹资5990万元未到位的情况下,对口支援乐山市先期投资2000万元,理塘县多方筹资2000余万元,开工建设县城供水工程扩建项目。新建日取水1.5万立方米的取水工程一座(按远期规模设计),新建18.1公里输水管道1根,采用有压重力输水方式。新城区配水管网采用重力供水,管网总长约12.1公里,老城区迁居区的配水管网8.2公里。此次扩建还将采取入户保暖的办法,让近万户居民用上自来水,彻底告别吃水难。

随着工程的建设,原定的建设内容出现了增加,资金缺口增大,理塘县一边建设一边争取项目和资金,把有限的资金用在刀刃上,欠账也要把“一号民生工程”完成好,截止2015年10月,理塘县系统供水项目工程已投入资金19121.14万元,乐山市就支援了近5000万元。2015年7月,水利部部长陈雷来理塘视察工作,听取了理塘县城供排水工程汇报,实地查看了工程进展,走进居民家中听取了意见,对理塘这种不等不靠,先干起来的精神给予高度评价。并表示,工程所缺资金,由他想办法予以解决。

水之策

困扰县城居民吃水难的主要原因有三个:水不够、不节流、难防冻。

寻找新的水源点迫在眉睫。经多方考证,2012年2月,理塘县水务局邀请成都鸿策工程咨询有限公司在县城东南面索绒山20公里处夺曲河流域的拉错湖确定为新饮用水水源。2013年4月,夺曲河水库工程项目可研报告通过州发改委审批,初步设计报告7月通过州水务局审批。

由于夺曲河水库是整个县城供水改扩建工程中的基础和前提,为保证夺曲河水库按期实现蓄水,充分利用有限的施工期,理塘县决定将工程作为应急工程,在推进项目前期工作的同时,于2014年4月开工建设。

拉错湖正常蓄水量198万立方米,为尽可能增加水量,修建宽5米、高2.2米、长56米的查玛日东底格栏栅坝和1.4公里的补水管道补水,建成宽13米、高5米、长83米的挡水大坝,使库容达到738万立方米左右。2014年10月,工程蓄水成功,解决吃水难又迈入关键的一步。

水源解决了,输水的问题又摆在了面前。在蓄水的同时,日取水1万立方米的新水厂也开工建设,新建清水池、减压池一座。原水输水管道从夺曲河水库取水点一直向北,穿越查玛日东、无量河后,沿直线敷设,穿越毛垭大草原、省道217线和国道318线,到达城东新水厂,一分为二,分别向西(老自来水厂)和向北(远期规划水厂)敷设。

水到了县城,原有的配水管网基本处于瘫痪,很多地方没有覆盖。为了保证县城自来水工程全面系统建设,在财政十分拮据的情况下,从乐山援助的资金中解决3000万元用于未纳入计划的配水管网改造。利用县城“一纵两横”建设契机,并与排污相结合同步设计、同步施工,避免重复施工建设和投入。2015年国庆前夕,新水厂开始试通水,计划实施62公里的给水支干管网正加紧推进。“一纵两横”道路周边自来水全部入户,完成自来水表安装1200余户,按表计费后将实现自来水节流和有效利用。

由于输水量的增大,用水难问题在一定程度上得到了缓解,但从长远来看,防冻问题不解决,用水难将永远无法根除。2013年,理塘县派出技术人员到西北地区对自来水防冻措施进行考察,并针对理塘县冬季自来水防冻问题提出解决方案:县城居民将电伴热带缠绕于裸露在外的自来水管道上,通电后经温控开关控制到零上的温度,确保水管不受冻;农牧户采取入户主供水管道埋设深度在防冻层1.2米以下,对冻土层以上部分采取自来水排空方式进行防冻。

2014年,理塘县在高城镇康巴村78户村民家中进行自来水入户防冻试点工程,采取“土”、“洋”结合三种方式进行防冻。2015年1月中旬,理塘县城最低气温已达—18℃,但一拧开曲扎家的水龙头水就哗哗往下流,达到了自来水冬季防冻节流目的,对下一步在入户管网改造工程中提供了可行方案。

水进城了,污水必须得想办法排出去,彻底解决污水漫街现象。经多渠道筹资,2015年6月,投资2758万元,新建13.2公里干管、8.1公里支管的理塘县城污水处理设施配套管网一期工程开工,目前正在有序建设中。2016年3月,投资3900万元新建日处理能力3500吨污水处理厂和配套排污干管11.1公里的理塘县城市生活污水处理工程及投资2480万元,新建12.5公里干管、5.8公里支管的理塘县城污水处理设施配套管网二期工程也将开工建设。

水之战

没有一项工程受到干部群众这么多的关心和关注,也没有一项工程牵扯县委县政府那么多精力和艰辛付出。

一场与吃水而战的“斗争”引起了国家、省、州领导和相关部门的关心和重视,也得到各方面的支持和帮助。在工程推进的每个关键环节,理塘县都要邀请人大代表、政协委员、高城镇农牧民代表进行视察,听取他们的意见、建议等。

为了保证冬天自来水管道不被冻裂,县委书记雷建平在休息时就琢磨,亲自在高城镇选择4户先期试点,独创了高海拔地区地窖“真空排气法”,经康巴村推广后,达到了预期效果,连外地专家都无法解决的难题终于在“世界高城”攻克了。为推动“厕所革命”,雷建平自掏腰包1500元,将泽曲村贫困户拥金家的旱厕改成冲水式厕所。

工程进展到如何,存在哪些困难和问题,县长格勒多吉了然于胸。为争取资金,他多次连夜往返于千里之外;为推进工程,每个建设点留下了无数次脚印;为解决难题,他不知召集相关部门开过多少次熬夜之会。

2012年7月,县水务局总工程师廖先鹏带领乐山设计队和207地质勘测院的5名专家到20公里远的、海拔4500米的索绒山勘测水源点,因连降大雨,无量河便桥被冲断,绕道奔戈乡卡灰村,结果简易公路也被冲毁了。专家们只好背上设备冒雨前行,不一会就淋成了落汤鸡,过一会又烈日当空,衣服湿了又干,干了又淋湿,3个小时才走了一半路程,人也筋疲力尽。幸运的是碰到牧民牵马经过,得知他们情况后,毫不犹豫把两匹马借给专家们,每匹马坐两个人,46岁的院长项文林两次从马上掉下来,下山时拄着棍也滑倒过5、6次,脚被划伤,胳膊被碰淤,但都没能阻挡他的前行之路,下午1点半到达水源点。简单的用雪水咽下锅盔,就开始测水量、看地形、水取样,直到晚上9点才回到县城。用他的话说,能让理塘县城居民喝上放心水,吃这点苦算不了什么。

夺曲河水库建设点位于海拔4500多米的索绒山上,施工环境差、工期短,因山高坡陡,修到山上的土路9公里就有36个回头弯,雨季重车一压又垮了,补路、装载机、挖掘机、泥水里推车才能将材料运上山顶。因气候恶劣,来10个工人就有7个离开,不得已只好半个月换一批工人。2014年5月,水库基槽开挖,一边在离水面近10米处开挖、一边必须抓紧修防渗墙,吹起的浪头就达3米多高,四台挖掘机、两台装载机轮换作业,工人刘克荣穿上雨衣现场值班抽水,两天两夜没合过眼。

2014年7月底,进水闸墩浇筑,水务局副局长彭重刚、工程师赵利四天四夜轮班蹲在现场,用他们的话说,如果没浇筑好,容易引起渗漏,后果相当严重,我们决不能做民心工程的罪人。从工程开工以来,他们都常年坚守在工地,脸上都脱了几层皮,比“坐牢”都苦,但想到能让居民常年喝上水,内心比蜜还甜。

2015年5月,输水管道从山脚下到穿越无量河再过沼泽地的3公里施工难度大,必须边焊接边抽水。因含氧量低,管道焊接要求高,技术人员就采取用烤温箱烤,针对不同角度、宽窄深浅,不断换用630#、420#等焊机型号进行焊接,连续工作下来,两三天都直不起腰,这一干就是一个多月。

为了供排水工程,高城镇泽曲村在土地资源有限的情况下,只要求适当补偿就出让20亩地用于修建新水厂、减压室;仁真家饮水管道需从格泽仁家院坝过,格泽仁没提任何要求就答应了……

这些,都是理塘县城饮水工程建设中的点滴场景,而在这场水之战的征程中,还有许许多多可歌可泣的动人故事。

水之幸

以退为守留下的或许是骂名,迎难而上赢得的却是民心。理塘县始终把解决县城居民吃水难当作凝聚人心的一项“民心工程”来做,克服一切困难、想尽一切办法、抓住一切机遇,目标只有一个:让县城所有居民都饮上安全放心无忧之水。

2015年下半年,随着输水主管道、新水厂的即将建成,理塘县把吃水最困难的高城镇泽曲村作为首推自来水入户工程先期试点,通过修建防冻排空井并安装水表后,将实现入户防冻及节流的效果。在解决供水的同时,排水也将同步进行。为推动实行一户一表,县政府承诺村民水价按全州最低标准执行。为鼓励村民改造厕所,修建完成并通过验收后,县财政将给予每户1500元的补助。

在县城周边居住的高城镇农牧民,也兴起建入户防冻排空井和化粪池的热潮,水务和自来水公司技术人员忙得不可开交,电话不断,这家需要多少米管材和型号,那家需要几个接头,污水管如何摆放,怎样才节约成本。防冻排空井修建好后,技术人员挨家挨户教如何使用防冻闸阀,如何把水排空,防冻要注意哪些方面等。

“来水了,水大又清凉”,9月底,高城镇泽曲村绕格曲珍拧开院坝的水龙头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夏天吃浑水、冬天四处背水的时代终于一去不回返了,用她的话说:“真是太方便了,打出来的酥油茶都要香一些。有这样一心为民办实事的县委政府,我打心眼里拥护。”现在她家还买了洗衣机,减轻自己的劳动强度。同时,让她感到高兴的还有,乡下的亲戚不会再笑话她,坐在城里过着乡下人生活,因为她将旱厕改成了冲水式厕所,客人进卫生问也不用捂鼻了。

住在长寿街计生指导站家属院三楼的丹珍医生,提起通水后带来的方便开心不已。今年她把厨房装修了,安装了热水器,洗碗、洗菜水龙头一打开就有热水,洗衣机也能运转了,洗澡想什么时候洗都行,再也不用下楼到附近的公用水桩提水,做家务事再也不是一件痛苦的事,盼望多年的水终于流进家中。

理塘宾馆是县城最高的楼房,新水厂的水引进城后,他们再也不用拉水、一年用坏几个抽水泵、担心热水器因缺水被烧坏、每个房间搁几桶水,旅客上卫生间也方便了。据老板仁真介绍,因为有水压力也大,来宾馆住宿的游客也多了,今年国庆期间,每天都有一万多元的纯收入,嘎真切(藏语谢谢的意思)县委政府。

“能用上水,比娶媳妇还高兴”,虽然是句玩笑话,却道出了格聂东路吴姐自助火锅店老板杨大中的心声。他算了一笔账,为保证店里用水,每天都要找小工,一天70元,一个月为挑水就要多化2000多元。现在自来水牵到店里,洗菜都要干净些,以前顾客喊掺茶水比喊添香油都还心疼,只要有水,房租高一点他都愿意。

据理塘自来水公司经理耿呷介绍,目前县城已有1500多户按防冻要求入户,其余用户都能用上水,争取明年县城居民全部实现防冻入户,群众饮水就不再难了。

随着用水不再难,使理塘的发展环境及投资环境得到有力改善。高城镇替然色巴村洛绒益西今年投资700多万元,在国道318线与省道217线交汇处修建起六层、容纳200多人住宿的仓央嘉措情歌饭店。像他一样,理塘县390户农牧民在县城修建极具民族特色的藏式建筑发展旅游接待等,撬动民间资全2.6亿元投身新型城镇化建设。7月21日,理塘县人民政府与重庆琰黄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签定投资合作协议,该公司将投资2亿元打造旅游集散中心,这也是理塘县新区对外招商引资的第一个项目。

水是生命之源,维系着群众的身心健康。随着承诺的一步步兑现,居民也一天天享受着饮上干净自来水带来的喜悦和幸福,世界高城也更加充满了生机和活力。

壮哉,世界高城吃水难这一页即将翻过,县城居民饮上幸福水的这一幕必将永载史册!

相关资讯推荐

中共甘孜藏族自治州委对外宣传领导小组办公室 蜀ICP备16010372号

技术支持:爱知世元(北京)网络股份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