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巴:退休老师高天贵与嘉绒藏族文化

发布时间:2018-10-26 15:46:46 责编:次仁友珍 来源:甘孜新闻网

【导语】:一位退休教师与嘉绒藏族文化,有着怎样的渊源,让他肯下如此功夫,去探索研究并收集嘉绒文化

高天贵老师在给大家哼唱啦啦调。

本网讯(罗教卫 那吉)唱起来呀(嘛啦啦)唱起来(哟啦啦),唱个山歌(嘛啦啦舍)心开怀(哟啦啦)。唱歌要唱(嘛啦啦)党的恩(哟啦啦),大家一起(嘛啦啦舍)唱起来(哟啦啦)。”每当听见耳熟能详的丹巴啦啦调,人们自然地想起丹巴县教育体育局的退休教师高天贵和他的啦啦调。

2018年国庆节那天,笔者采访了高天贵老师。一位退休教师与嘉绒藏族文化,有着怎样的渊源,让他肯下如此功夫,去探索研究并收集嘉绒文化,还有啦啦调?带着疑问,笔者见到了精神矍铄、耳聪目明的高天贵。高天贵把我们迎进家门就侃侃而谈,讲起了他与啦啦调以及嘉绒藏族文化的故事。

在嘉绒文化熏陶下成长

1951年6月仲夏的一天,高天贵出生于丹巴县太平桥乡一支碉村纳察寨一个普通藏民家中,因正值丹巴解放不久,父母为其取藏名呷绒,意为好时代。高天贵自小受家庭文化和乡村文化熏陶,耳濡目染,对嘉绒藏族文化,尤其对民歌了解甚多。1958年距他的家乡约5公里的太平桥三岔沟开办了小学,7岁的他在那里上学,每天需往返10公里。放学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帮助家里割猪牛草或捡柴火,有时耽误到傍晚时分,无暇做作业。夜晚,年迈的阿奶一边为他点松明火把,一边陪护他至做完作业。作业完成得早,作为奖励,阿奶就给他讲些民间故事,直至让他进入梦乡。

1964年,他作为三岔沟小学第一批小学毕业生毕业。“文革”开始后,学校停课闹革命,他只好回乡参加生产队里的劳动。白天,他与乡亲们一道背肥、犁地、锄草、割麦、打麦……。那时,全队人一起劳动,无论做啥农活,大家都兴唱劳动号子;劳作休息间隙,青年男女围坐在一起,对山歌,唱啦啦调。夜晚,每家每户派一人守生产队晒场里的粮食,他也跟去,聆听大人们轮流讲述的民间故事、民风民俗等……当然,他最喜欢啦啦调,一有空隙,他便时而哼其调,时而学即兴填词……

在党的培养下成长

1973年他考入康定师范校学习,在认真学习文化知识的同时,他刻苦钻研音乐,学乐理、风琴、笛子、二胡、口琴等,直至吹拉弹唱技能有所进步……。因酷爱音乐舞蹈,他被学校选为校文艺宣传队员,并精心培养其专业技能。每遇寒暑假,学校带他们巡回到色达、道孚、炉霍、甘孜等县演

出。在那里,他又感受了别样的藏族文化风情,为他以后的音乐创作打下了基础。

高天贵老师近照。

1975年,高天贵以优异的成绩毕业于康定师范学校。他先后在太平桥乡单干山村小、三岔沟中心校工作,并任教导主任、校长等职。1992年调县教育局工作,并任办公室主任、教研室主任等职,2012年3月退休。从教30多年他曾多次获得省、州、县优秀教师和先进工作者,多次当选为州县人民代表和党代表……

在学校,他教语文、数学,还教音乐,每遇学校活动,他编舞、写歌……在教育局机关,他指导学校教研工作以及文体活动,每至局机关参加县上举办活动,他就是教练,他就是指挥。他还为农职业中学、太平桥小学、岳扎小学、格宗小学、川口片区寄宿制小学谱写了校歌曲,至今仍在传唱……

倾情收集嘉绒藏族文化

丹巴是歌舞之乡,是嘉绒藏族文化的发祥地。2012年退休后,他开始热衷于民族民间文化挖掘收集工作。“嘉绒藏族文化并没有被系统的、成文的整理出来,全靠父辈口述,凭心记传承下来。岁月沧桑,时光如梭,受现代文明的冲击,许多优秀的文化濒临失传。”作为教育工作者和文化爱好者,丰富的民族文化底蕴滋养了高天贵老师的品性,也磨炼了他的坚强毅力。退休后,历时十几年笔耕近百万字,终于完成了《嘉绒风情拾零》、《古碉传唱》、《嘉绒锅庄神韵》、《丹巴教育发展史记》、《丹巴嘉绒风情拾遗》等作品。

促使高天贵收集和创作的还有一件事。退休后他在网上或是在看电视时看到有人介绍嘉绒藏族文化,许多都是信口开河,没有任何依据地臆测猜想。高天贵下决心,必须把前辈亲传的故事写出来,以正本清源,尽可能还原嘉绒藏族文化的真实历史。

除了收集整理文字外,高天贵老师忘不了歌舞文化。“收集资料,谱写曲谱就用了很多时间。”高天贵老师说,“有时候为了一首民歌,跑好远的路去采访当地民间艺人。有时又需查阅资料,或通过一些口述历史,考证与核对不少资料,力求做到去粗取精、去伪存真。尤其是啦啦调,调式自由活泼、音域高亢宽广、悦耳婉转,音义悠扬久远,魅力无穷,人们当时即兴填出的词,情更浓,意更切。为将其表现得淋漓尽致,自己费了不少的心血。”

到落笔写书时,电脑已经普及。但年过半百的高天贵因不熟悉打字技能,全靠传统的书写方式,通过努力,完成了不少作品。“书写好文稿后,我就自讨腰包到打字复印店打印出来,然后再较对。初稿打完后,反复修订文稿,最终完成了这些作品。”高天贵说。

高天贵一边介绍,一边在书架上取了几本由他撰写的书让我看。其中的《丹巴嘉绒风情拾零》映入眼帘,我拿起这本书时顿时感到了一种质朴、一种温暖。打开《丹巴嘉绒风情拾零》,我翻到了《丹巴啦啦调》,分类收集了部分啦啦调唱词:有平日里男女传情达意的,有喜庆时经常为新郎唱的,有表达情哥追求贤妹曲折的经历的唱词,有贤妹甘愿与情哥同甘共苦和不嫌贫穷的唱词,有尊敬长辈、孝敬父母的唱词,还有歌颂共产党恩情的词……

谈到啦啦调,高天贵兴致勃勃地谈了起来:“啦啦调源于生产劳动,古时人们在劳作时,把一些最能表情达意、打动姑娘芳心的生活琐事、好歌甜词整理收集在一起,并在聚会时、劳作中遇见意中人时,用耳熟能详、言简意赅的啦啦调倾诉出来,以此求得姑娘的芳心,达到情投意合,指导谈婚论嫁。啦啦调没有时间和空间限制,哪怕是相隔千里万里素未谋面的,只要唱上几段啦啦歌,便成了朋友,便成了熟人。啦啦调,使人拉近了关系、加深了沟通、增进了友谊、结识了新朋挚友。更重要的是使多情的阿哥、阿妹终成眷属。”

高天贵一下子说了这么多,稍作沉思后,高天贵又谈到:“随着时代的变迁,加之可即兴填词,啦啦调兴盛不衰,成为如今喜庆嫁娶、迎宾待客、亲人欢聚、或是忙碌的工作之余必唱的曲调,深得人们的喜爱。”

我一边翻阅啦啦调,一边聆听高天贵的介绍,感悟到高天贵的《嘉绒风情拾零》是丹巴啦啦调的延续,是学习啦啦调的典范书籍。

谈到音乐,高天贵又从书架上取出他所著的《嘉绒之韵》书和几盘影碟。《嘉绒之韵》是高老师于2010年参与编辑的,专为建州60周年献礼,内有歌曲15首。我特别留意地看了由丹巴县美人谷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出版发行的《美人谷之韵》影碟,内有高天贵作词作曲的《嘉绒敬酒歌》、《丹巴啦啦情》、《美丽嘉绒》等,其中的《丹巴啦啦情》在大型歌舞剧《东女神韵》和嘉绒风情节演出时运用……

2012年,由丹巴县教育体育局和成都市成华区联合申报的四川省省级重点课题《丹巴嘉绒文化地方教材开发》被省立为重点课题,县教体局邀请他参加教材里民间音乐部分的编写,他非常高兴并立即编写了10余首民间歌舞曲…….如今《丹巴嘉绒文化》系列教材已由四川党建期刊集团、四川民族出版社出版发行,在丹巴县中小学投入使用……《丹巴啦啦调》也收入地方教材中,成为丹巴学生传唱的经典曲目。

丹巴的山(嘛啦啦)山重山(哟啦啦),丹巴的水(嘛啦啦舍)波连波(哟啦啦)…….人杰地灵的丹巴,养育出了许多像高天贵老师那样默默无闻、无私奉献的民间文化收集创作人,正是有了他们,丹巴嘉绒藏族文化才得以弘扬和传承发展,笔者不由地感叹起来。

版权免责申明

甘孜新闻网非原创转载文章所含部分文字、图片、音视频来自互联网,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文章所含文字、图片、音视频版权归原作者或媒体所有。如若侵犯了你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完善著权信息或删除处理。

相关资讯推荐

中共甘孜藏族自治州委对外宣传领导小组办公室 蜀ICP备16010372号

技术支持:爱知世元(北京)网络股份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