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定市姑咱镇羊厂村上央视《经济半小时》了

发布时间:2016-07-04 17:59:04 责编:马强 来源:中央电视台

【导语】:羊厂村距离康定市区只有20多公里,离姑咱镇,只有大约3公里,但2009年以前,这里没有通公路,只有不到半米宽的一条羊肠小道,从山上一路弯弯曲曲盘绕到山下,高低落差达2000多米。

羊厂村距离康定市区只有20多公里,离姑咱镇,只有大约3公里,但2009年以前,这里没有通公路,只有不到半米宽的一条羊肠小道,从山上一路弯弯曲曲盘绕到山下,高低落差达2000多米。

去姑咱镇买一次东西,3公里的路要走4个小时,翻越海拔3000多米的山头,体力差的,走一趟回来就得在床上躺一天。

郑欧飞:然后山上吃水也是很麻烦,没有什么水吃,干旱的时候,就靠用(塑)胶桶背,背这个水上去吃。

虽然,郑欧飞从小在内地的农村长大,但西部贫困地区的农村,仍然大大出乎他的想象。

郑欧飞:没法联系,然后开会都是,骑着摩托车一家一家喊。我们开群众大会,定一个星期的时间,因为我要花三四天,我才把人全部喊得(齐)。

羊厂村地处高海拔山区,村民居住分散,经济收入主要靠青壮年外出务工,留守在家的老人妇女,种点玉米、土豆、核桃、花椒,偶尔再上山挖点天麻、贝母等中药材补贴家用。

郑欧飞:他们有时候运气好一天,能挖一两斤天麻,卖一两百块钱,运气不好,三天挖不到一窝天麻,一分钱没有。那个时候,在2010年的时候,可能就只有一千多块钱吧。

刚到羊厂村的时候,郑欧飞心里直打鼓,自己刚满24岁,年纪轻轻,没啥经验,怎么能带领这样一个贫困村走出困境?更大的打击接踵而来,当他走马上任第一天,翻开村集体账本,看到的数字吓了他一跳。

郑欧飞:我们搞交接的时候,村上账户上有一千二百块钱,欠了三十万账,欠了三十万债务,这样的情况。我当时看了这个情况自己都灰心了,我觉得在这个地方,不可能搞出什么东西来。

1200元的现金,30万元的外债。面对这份尴尬的财务账单,80后村支书郑欧飞怎样办?带领村民脱贫致富的路又该怎么走呢?还有那位远在宜宾的60后村支书李少均,他有什么办法能让毛村村民们理解他的想法并愿意进行土地流转,发展特色种植呢?继续来看两位书记有什么高招。

身体力行逐个击破难题  村支书做实事赢得村民信任

郑欧飞到羊厂村的时候,村民几乎不相信这个年轻的村支书会留下来,虽然表面不说,但大家心里都认为,他就是一个来“镀金”的大学生。

郑欧飞:他们觉得从上面派一个二十几岁的小子,他们对我的信任度,觉得太年轻了,不可能,在这个地方也干不出什么事。

面对种种质疑和困难,郑欧飞怎么才能赢得大伙的信任?他决定先给村民做点实事,首先解决村民的吃水难题。

村财政没有钱,郑欧飞一次次跑州、县、乡,软磨硬泡,请求有关部门以扶贫项目建设提灌站,用管道将山下的河水和山上的泉水引到村里。最后,县里终于同意免费提供设备,由村里自己负责安装。

郑欧飞:然后我在后面压队,这样,从这面一路一路挖下去,挖到村子底下,把所有的水管全部铺通,最后我们建成12000米的人畜安全饮水,就把饮水这一块解决掉了。

世世代代背水喝的羊厂村用上了自来水,让村民对郑欧飞刮目相看。接下来,郑欧飞又找到了当地的移动通信公司负责人。

郑欧飞:最先我们找的移动公司老总,他问了一下人口多少,212人,户数多少,56户。我很诚实跟他说,他摇了摇头,没必要建,你另外建起过后,我们塔基要几十年才能收回成本,最后就说民生这块的问题,他说你是大学生村官,到这个地方,你是外地人,能为他们着想,可以,我支持你。

就这样,羊厂村终于在大山里免费建起了移动通信基站,终结了这个村打不通电话的历史。

郑欧飞:我们那有一个老百姓给我打了一个电话,书记我们终于可以打电话了。我站在我们村的房子里面,给你打了一个电话,我也很感动,我说我们这个地方,终于进入信息化时代了,摆脱以前那个,通讯靠吼的那个时代了,我很高兴。

羊厂村在年轻书记的带领下,走出了封闭的大山。

2009年,村里有了第一条土石公路,2015年,又升级成水泥硬化路。

水通了、电话通了、路也通了。郑欧飞开始为羊厂村寻找今后发展的方向。

郑欧飞:大樱桃是这样的,是我们在2012年的时候,2012年的时候,我把村两委带出去了,带出去在遂宁,到处去看了一下,产业规划、产业链这方面的,当时对村两委还是触动很大。

大樱桃市场售价高、产业链长,也适合羊厂村的生态环境。外出考察的经历,让郑欧飞和同事们大开眼界,也更加坚定了他们种植大樱桃的信心。回到村里,村主任带头在自己家的承包地试着种起了大樱桃。但大樱桃要种四年才挂果,第五年才进入丰产期,村主任的榜样还是没法彻底打消大家心里的顾虑。

村民:如果是你砍了(花椒核桃树),大樱桃至少三年之中,我们是一点收成没有,晓得不?所以说百姓一时接受不了。

事实胜于雄辩,郑欧飞和支部商量后,决定带着村里8名有文化、有号召力的村民到邻近的汉源县实地参观,看看发展樱桃种植给当地带来的变化。

郑欧飞:2014年把她们带出去看了一下,刺激了一下她们神经。她们看了一下,为什么大家都是人,为什么他们可以住这么好的房子,开着好车,住着洋房,为什么你们要住石头墙房子?而且大白天没有光线,而且环境这么差,那是什么原因?那就是思路的问题,思想意识的问题,在这方面,我跟她们做了详细的工作。

参观调研期间,羊厂村支部要求8位村民,每参观一个考察点,都要做笔记、谈感想、写心得。

在一篇村民写的日记里,记者看到有这样一段话:看了几家农户一年总收入在8-10万元左右,一亩能收入3万元左右。我们当时很感慨,甚至有几个年青的说,我们回去马上种,看见汉源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或许我们的明天比他们更好。

村民:那边的变化好大,真的很大,以前都是那种(泥土)房子,现在都是那种别墅,真正的,别墅的那些,樱桃这些都好(好看),我们去的时候,是开樱(桃)花,然后成片成片的全是樱(桃)花,看起多舒服,觉得我也要种大樱桃,我也要像他们一样盖小洋房,我觉得好(美好)。

参观归来,羊厂村村委会以这8个村民为核心,组织了大樱桃种植合作社,统一标准、规范管理。

为了确保大樱桃稳产高产,郑欧飞还请来了农业技术专家,现场指导村民怎样修剪枝条,传授维护管理技术。

村民:都留十公分左右?

四川省甘孜州农业科学研究所高级农艺师刘志喜:都留十公分,十公分,它这个慢慢长大了,就变成这个树结了,不然你全部小了,疤(结)小了,一个樱桃都没得。

甘孜羊厂村“80后”村支书郑欧飞,终于逐步打消了村民的顾虑,他和村支部规划的大樱桃项目终于能够启动了,他对村里脱贫致富也更有信心了。

郑欧飞:我说肯定有理想才有结果,自己想都不敢去想,怎么会有收获呢?

而远在宜宾的毛村,李少均为了赢得村民的信任,给村里引进油茶种植,他把修公路提到了首要位置。

李少均:他就说(公)路都没有,我来你这儿做啥?最后我就给他说,我(很快)把路给你修起来。

让李少均没想到的是,有的村民头一天同意修路并签了协议,可是第二天就反悔了。

李少均:遇到一户,确实是,我们当时把协议签了以后,最后自身他考虑,觉得他吃了亏,最后反悔,有这样的事。

《经济半小时》记者:那反悔怎么办呢?

李少均:最后我们又找到他亲戚,大家做工作,群众代表,上门做工作,最后他还是答应了。

为了修通村里公路,吸引来投资,年过半百的李少均在县里和村里来回奔波,找政府、找企业,四处化缘、东拼西凑。终于,他的热情和诚意打动了搞生态农业开发的王永尧,决定到毛村来,一起开发油茶种植产业。

四川省宜宾市兴文县王庄生态农业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王永尧:首先就像孙悟空和唐僧一样的,他当这个唐僧,天天就在孙悟空耳边就念经,他就是说,我这个地方好好,一水好,没有污染的,(第)二个,土地好,不含重金属,(第)三个,空气环境好,(第)四个,人烟稀少,所以说我就来了。

可是,建设生态油茶园仍然面临土地流转的难题,怎么才能让村民愿意把各家的土地集中起来呢?李少均掰着手指头,给大家算起了成本账。

李少均:我说你种粮食,你大不了做的很好,今年气候好,风调雨顺,你可能就是六七百斤,你顶天了;你稍微气候又不好一点,你就是个两三百斤,你算了来,你连个务工工资都要(白费劲)。

将土地流转给生态油茶种植园后,村民不用负担种植成本,不用担心油茶产量,而且每年还能得到一笔固定的租金收入。

除了算经济账,李少均的另一个举动更赢得了大家信服。原来,毛村通常只算那些种了水稻、玉米的地,称为“习惯亩”。村子里被撂荒的土地,时间长了,就不算在土地面积里。

在实际流转中,村支部出于对村民和投资商负责,仔细丈量了荒坡荒地的面积,也给予了相应的租金,这样一来土地租金收入大大超出了村民的预期。

村民:原来两亩多土地,量出来是六亩。(多)四亩土地,你就多了接近,八万来块钱。

李少均在毛村已经连续担任了9届村支书,干了26年。他说,为了把毛村带上脱贫致富的路,虽然受过委屈,也吃过亏,但不能遇到矛盾就退缩。那么,土地流转到底给毛村经济带来了什么样的变化?甘孜州羊厂村,同样怀揣脱贫致富梦想的郑欧飞,又拿出了什么锦囊妙计来带领村民奔小康?我们接着往下看。

土地流转“生三金” 村民生活改善住新房

今年58岁的毛村村民余开明,去年将自家的十几亩地,流转给了生态油茶园,光土地流转费一项就获得了17万多元的收入。他用这一笔钱,在破旧的老宅子旁边盖了几间新房。

村民:是去年建的。二十多万,大概,可能要花到二十多万。这种就叫开放的变化,是不是?

《经济半小时》记者:你们家老房子呢?老房子在哪儿?

村民:老房子在那边。手一碰就垮了,看见没有。

《经济半小时》记者:那你这个房子还能住人吗?

村民:不能住人了。

《经济半小时》记者:那这个房子,用了多长时间了?

村民:有30多年了。

《经济半小时》记者:什么时候建的?

村民:1980年。

依靠土地流转的资金,毛村很多村民改善了生活,添置了一些新家电、新家具。

村民:我们这个冰柜是去年买的,一千五,我们现在吃东西就多方便了。

土地流转增加了收入,生态种植园区经济的形成,又将他们从农民转化成了工人,他们在生态油茶园里当厨师、服务员、清洁工,有的在生态园从事种植养殖,不用离乡背土,就能在家门口得到稳定的工资收入。

村民:现在上班了有钱赚,又可以带孩子。

村民:因为这里都有(月收入)一两千多块钱,在(家里)养猪种庄稼得不到这么多。

村民:一个月在三千左右。跟种庄稼的话算起来,这是纯的收入。

盘活了抛荒的土地,让村民脱贫致富,李少均和同事将这种方式总结为“一地生三金”。

李少均:一地生三金,第一个就是土地流转得租金,(第)二个就是,他就近务工得薪金,(第)三个就是,就是得到了喂养牲口,卖给王庄(公司),就能够得到了收入。

李少均说,虽然“一地生三金”的模式得到了绝大多数村民的认可、支持,但仍有个别村民还没接受。像节目开头提到的村民万天伦,李少均就来来回回跑了好几趟,土地流转的事还是没有什么进展。

6月15日这天,他又一次来到万天伦家。这次几个小时的耐心劝说,万天伦终于松了口,尽管仍然坚持要留点地自己种,但考虑可以用村里其它土地来对等交换。

《经济半小时》记者:比如说你这个地方流转出去,然后用别的地方给你换一块地呢,有没有考虑这个问题?

万天伦:可以,只要能够换(土地)。

从最初的抵触、不理解到慢慢接受,村民态度变化的背后,是百姓对村支书、对基层党组织的认可和信任。

四川省宜宾市兴文县扶贫移民局局长罗光洁:其实这个村支部,特别是我们村支部书记,他的号召能力的强弱,群众是要看他平时,跟大家做了什么好事,平时都不干事的人,老百姓肯定是不听的。所以有号召能力的前提,就是要,要跟老百姓交朋友、做实事。

甘孜的羊厂村“80后”支部书记郑欧飞,也终于想出好点子,破解大樱桃种植前四年村民的收入难题。

原来因为地处高海拔山区,羊厂村每年冬季土地都要闲置几个月。他们趁这个时间,将一部分土地集中流转到村里,然后招聘村民种植适应当地气候的高档羊肚菌,务工的村民每天有120元工资。等羊肚菌成熟后,一部分归村集体,一部分再给村民分红。

郑欧飞:十一月份到第二年的三月底、四月份见效果。

村民:市场价格是?

郑欧飞:一百块钱一斤。

随着收入增加,村民的生活也在发生变化。住在山坡上的李通燕,2015年年底,就在自己老房子旁边,新修建了一个卫生间,洗脸洗澡洗衣服比原来方便多了。

村民李通燕:这个是我们新买的洗衣机,去年2015年买的,这是安(装)的浴霸,这个喷头,这是洗脸的,都是国家政策好了,我们赶上好时代了,享受城里的生活。

《经济半小时》记者:生活质量提高了。

李通燕:提高了,提高了,生活质量提高了。

郑欧飞已经在羊厂村摸爬滚打了六年,在他的带领下,这个小山村已经和现代社会完全连在一起。虽然大樱桃树还要等上两年,但郑欧飞和村主任已经在微信上专门建立了一个大樱桃种植群,他还设想尝试用“互联网+农业种植”的新模式,把未来的大樱桃买到全国。

然而,就在最近,羊厂村的村民得知了一条消息,郑欧飞要调到镇里去工作了。

村民:我说下,我是女人,你要走,我都要流泪,正儿八经的,有个好领导。

四川省甘孜州委常委农工委主任杨凯:检验(村支书)最大的一个方法,是不是深入基层,联系群众,两句话,是不是做到了进村狗不叫,进门知锅灶,你经常到这个村里面,那肯定狗不会咬你的是吧,因为熟了。只有坐在同一条板凳上,才能够拉近心与心的距离。

相关资讯推荐

中共甘孜藏族自治州委对外宣传领导小组办公室 蜀ICP备16010372号

技术支持:爱知世元(北京)网络股份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