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无”老人过上“三有”生活

发布时间:2017-03-16 16:58:42 责编:余巧 来源:《甘孜日报》社

【导语】:老有所养、老有所依、老有所乐是天下老人们共同的愿望,对于“三无”老人来说,福利院便是他们实现这一愿望的机会所在。那么,社会福利院又能否给本已“命运多舛”的老人们一个安乐的晚年呢?3月1日,记者走进道孚县社会福利中心寻找答案。

老人们戴的帽子是院长自己掏钱买的

边吃边聊总是很开心的事

老人们终身感念共产党和毛主席的恩情

老人的脸上写满喜悦

记者 刘小兵 文/图

老有所养、老有所依、老有所乐是天下老人们共同的愿望,对于“三无”老人来说,福利院便是他们实现这一愿望的机会所在。那么,社会福利院又能否给本已“命运多舛”的老人们一个安乐的晚年呢?3月1日,记者走进道孚县社会福利中心寻找答案。

镜头一:像学校一样的社会福利中心

道孚县福利中心位于县城新区,距离老城区大约两公里,四周环境十分幽静,有公路直通。刚下车,记者以为走错了地方:眼前是一个边长大约100米的正方形园区,雄伟的穹门下方,一套自动门紧闭,一扇小门轻掩;记者刚要向前,就被门卫拦下问了究竟。走进大门,一栋色彩温润、饰图精美的三层楼房背风而立;大门与楼房之间的空地上,座椅、乒乓台和好几样健身器材整洁明亮,十珠桂花树分列两行,万年青和铁树错落有致。如此秀美的环境,极像一座校园。院内几十位正在散步、闲聊的老人证明了这里就是道孚县社会福利中心。

镜头二:像进餐馆一样用午餐

中午11:40,记者正和老人们攀谈,耳边突然传来一阵哨声,随后,老人们都起身走向了一间房屋。福利院护理组长友珍告诉记者,哨声是开饭的讯号,大家都去食堂了。于是,记者也紧随而去。在食堂,记者看到老人们正在排队打饭,他们一手拿着餐盘,一手拿着茶碗;有的老人正和同伴们边吃边聊,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友珍介绍,为了避免老人们被噎着,院长要求要把饭煮得尽量软、菜切得尽量细。一位老人说:“这里不仅饭菜做得好,而且一周都不重样呢!”按照他的指引,记者看到一张写着周一到周日午饭、晚饭的菜单,每顿都是一荤一素,的确没有重复。他高兴地说:“吃完饭后,我们碗筷都不用收,像进馆子一样,吃完走就是了”。说着,他笑眯眯地喝了一口茶就离开了。用完餐后的老人也相继离开了餐厅。而大家刚刚使用过的餐具,工作人员用了不到半个小时又干干净净地躺在了消毒柜子里。

镜头三:堪比宾馆的宿舍

从餐厅出来,记者走进了一间15平方米左右的宿舍。两位老人正坐在各自的木床上看电视,墙上挂着的液晶电视是连着机顶盒的。两床之间,放着藏桌和床头柜,藏桌上有瓜子、花生、酥油果子、牛肉等食品,亚玛翁青老人热情地说:“因为正在过藏历新年,这些都是福利院为我们备的年货,你也尝尝!”。房间里最引人注目的便是挂在床头柜上方的系着哈达的毛主席画像,两位老人指着毛主席画像动情地说:“毛主席、共产党是我们的恩人,看着他的画像我们安心。”此外,房间里还有衣柜、配有马桶的独立厕所和盥洗台,毛巾、漱口盅、扫把、拖把都整齐地放在对应位置。亚玛翁青笑着说:“我们住的房间都赶得上县城里的宾馆了。”

镜头四:闲适的午后时光

午饭过后不久,老人们又聚到了院子里。有的三五成群,坐在一起有说有笑;有的相互搀扶,踏着防滑路散步;也有的专注地数着念珠,还有的正在健身器材上做着运动;有的独坐一旁,专注地扎着辫子……。无论是在做什么,大家的表情都轻松而愉快。

不一会儿,院子里又响起了此起彼伏的笑声,一问才知这是护理员志玛在给大家讲笑话逗乐。志玛介绍,为了让老人们精神生活充实,给大家讲故事、讲笑话也是护理员的工作之一。天气好的下午,还会组织大家跳锅庄,有时还会分成两队比赛,身体差一点的老人都会坐下来当评委。另外,老人们请假之后,也可以到院外走动。

声音一:我们过得就像退休干部一样

71岁的妹妹,年轻时候因病落下了残疾,也没有结过婚,现在已经没了近亲。“以前想自己会孤独饿死在窝棚里,现在居然过上了这么好的日子,真是没想到啊!”谈起现在的生活,她激动不已。

68岁的次绒翁姆也未曾组建过家庭,住进福利院已经7年了,地方都换了三个。她说:“在这里生活无忧无虑,吃穿住医都有保障”。另一名老人泽翁说:“我们这些啥都没有的老婆子、老头子现在过得像退休干部一样,你说我们还会有啥不满意的嘛?”老人的一席话,引得大家哈哈大笑。

声音二:我们是一家人

得知逢年过节院里还会举行庆祝活动,记者便问大家藏历新年过得怎样?得到的回答是,“要等热登娃和绒米妹妹回来我们再团年。”友珍告诉记者,老人们口中的热登娃便是福利院的院长小热登,绒米妹妹是指住在院里的老人绒米热戈。藏历新年前几天,小热登带着患有严重腿病的绒米热戈去成都做手术,不想小热登也因照顾绒米热戈劳累过度,旧疾复发住进了医院。虽然,小热登在出发之前就交代团年活动要如期进行。但是,老人们都坚决要等他们回来再团年。对此,老人们的解释是“我们是一大家人,少了一个就不叫不团圆饭了;大家为小热登和绒米热戈祈福,暂时不能搞其他活动。”友珍补充说,老人们最亲近的人就是小热登,小热登把老人们当做自己的父母看待,给老人们端屎、倒尿、擦鼻涕、洗脸;为此,小热登获得了“全国孝老敬老模范”“中国好人”“四川好人”“甘孜好人” 等几十项荣誉。对此,白戈老人补充说:“热登娃每次获奖都要都要给我们买东西,他三年前买的毛衣,到现在还是我最喜欢穿的呢!

声音三:做这份工作心里温暖

道孚县社会福利中心目前共住着44名老人,年纪最小的58岁,最大的82岁,近一半的老人都有精神或身体上的疾病,而全院却只有8名工作人员。

据友珍介绍,老人们的生老病死都归院里照顾、打理。她和其他4名护理人员的主要工作是给老人们洗衣服、卧具、清理个人卫生和保障他们的健康、安全。因为部分老人大小便失禁,所以他们的工作经常是“屎里来,尿里去”。护理员每天晚上11:00,都要挨房查寝,以确保老人们都安全入睡;每天早上起床的第一件事也是查寝,以弄清楚老人们是都否平安度过了一个晚上。遇到有老人生病,他们则需要24小时陪护;如果有老人病危,他们就要一直守护到其要么脱离危险,要么去世;老人去世了,他们就要像子女一样为其办理入殓、守灵、安葬的全部事宜。友珍回忆说,去年除夕,刚好遇上院里一名老人去世,所以大家都没能回家过年,而是守了老人的遗体一周。

最后,友珍像其他工友一样用“脏、累、繁杂、没有真正的下班时间”等字眼形容了自己的工作。

谈到工资待遇,友珍苦笑着说,“我以前做环卫工一个月都有2000块钱的工资;现在,除了院长,我们这里的人一个月都只有1000块钱,还要交200块钱的生活费。”被问道为什么还愿意做这份工作,友珍不假思索地说:“做这个工作让我心里很温暖。我们在这里工作的人员大多以前都有其他工作,我现在最担忧的就是等我们老了做不动了,有没有人来接班。

声音四:让更多老人享受集中供养

道孚县社会福利中心于去年10月投用,占地面积15亩,共设有300个床位,分为敬老福利院和儿童福利院两部分。目前,入住敬老福利院的老人都来自道孚县,儿童福利院尚未投入使用。

道孚县民政局长黄莲芳告诉记者,让更多满足条件的老人享受集中供养是该县目前社会福利中心的主要任务,今年的计划是再招收38人。她也坦言,道孚县目前还有相当一部分符合享受集中供养条件的“三无”、孤寡老人没有进入社会福利中心。主要原因是民政部门摸排登记工作不够细致;部分老人不愿进入福利院接受集中供养。“我们将从三月起开展集中复查工作;经过反复宣传动员和入驻老人们的现身说法,让老人们能够安心居住,打消他们的顾虑。”黄莲芳说,让老人老有所养、老有所依、老有所靠,这是全社会的共同责任。

【记者手记】 有人曾说“评价一个国家发展水平和社会制度,不仅要看其经济实力,关键还要看这个国家对弱势群体生活的关怀程度。”道孚县地处偏远, 无劳动能力、无生活来源、无赡养人和扶养人的“三无”老人能在社会福利中心过上老有所养、老有所依、老有所乐的“三有”生活,这充分展现了我州经济发展惠及民生,体现了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

尽管如此,我州还有很多“三无”老人尚未做到“应养尽养”、福利院工作人员的待遇低下,从业人员严重不足等问题。发展社会福利是一项利国利民,却又任重道远的事业;不仅需要政府有力主导,还需要社会各界广泛参与。这样“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鳏、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的大同理想方能早日实现,“全面小康”的内涵也才会更加丰满。

相关资讯推荐

中共甘孜藏族自治州委对外宣传领导小组办公室 蜀ICP备16010372号

技术支持:爱知世元(北京)网络股份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