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体里流淌着的血液——《纸上甘南》

发布时间:2017-02-21 15:56:50 责编: 来源:甘孜新闻网

【导语】:一神灵在上先写让我不由自主弯下腰去的神灵。与额头上的信仰相比,膝下的黄金多么廉价!我必须同我的语言一起匍匐,把灵魂递给神灵检...

<一>

神灵在上——

先写让我不由自主弯下腰去的神灵。

与额头上的信仰相比,膝下的黄金多么廉价!我必须同我的语言一起匍匐,把灵魂递给神灵检验。看到了吗?灵魂是蝴蝶,绕着一簇簇拥挤的花朵。

花朵中央,住着被羚羊托起的甘南。

每一座庙宇都是甘南的心脏,它们拥有绛红色的围墙,我在墙外练习米拉日巴大师遗留下来的道歌。

而刻经者刻在心里的句子,已经无从辨认。

<二>

再写我的母语。

没有嘴唇的母语,像流离失所的孤儿,在冠冕堂皇的自由里行走,四周是带着血腥味的世界。

往深处开掘,就能看到血泪保养着的战争。我的时间还停留在那一场非正义的战争开端,英雄混淆在枭雄之中。

我们所遗弃的,正是我们的荣耀。

那些生锈的铁器里埋有多少英雄的尸骨啊!我害怕忘掉。而我们唯一需要忘掉的应该是自己。

记住荣,更要记住耻。我们沾沾自喜的还不是祖先留给我们的那一点点家当。请问:我们守住它了吗?

尝尝自己苦涩的胆汁,再检查一下身体里流淌着的血液吧!有种的人,请折一根自己的肋骨,认清疼的位置。

<三>

恍恍惚惚,我来到一片油灯丛中。

灯的照耀使它之外的地方显得有些昏暗,昏暗的部分正是我们用心去揣度的部分,玄机和辽阔都藏在那里。

有风,也只有在无边无际的风中,才能察觉油灯们动荡不安的命运。

<四>

借着油灯翻阅古籍。

历史囚禁在一本本古籍中,我尽量在纸上写着自由。

于是,写到了甘南蓝得无法理解的天空,鹰隼在飞翔。还有那高悬的白云,连它的身体也是翅膀,在深不可测的天空频频出现。

我敢断定,只要在天空逗留过的,它们都是翅膀。

太阳是翅膀;月亮是翅膀;星星是翅膀。

翅膀并非自由,自由是另一种飞翔,翅膀始终无法抵达。

可是,没有这些翅膀,我写不出天空的高度。

<五>

再远一点,就是源头的玛曲,就是怀揣尕海的碌曲,就是身系桑曲的夏河,就是趟过白龙江的舟曲。

它们都来自水,属于甘南香火不断的血脉。像钥匙,把甘南轻轻打开……

我用不寒而栗的手把它们制成汉语的一部分。

还得写一只发怒的藏獒,守着甘南。当然,我会省略那些狗贩子们贩藏獒的行当。我不会把藏獒归类到宠物堆里供无聊的人玩耍。

我还想把一只乌鸦写进去。

是的,乌鸦是黑的。我想问:连它的肉也是黑的吗?

<六>

纸上,开始有青稞生长。

青稞生长的地方就是甘南。

(供稿/诺布朗杰)

相关资讯推荐

中共甘孜藏族自治州委对外宣传领导小组办公室 蜀ICP备16010372号

技术支持:爱知世元(北京)网络股份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