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玛次仁 :过年的味道(随笔)

发布时间:2017-03-21 18:37:02 责编: 来源:中国西藏新闻网

【导语】:春节过后,冲赛康一带拥挤不堪。置办年货的,销售年货的,各自为这个拥挤贡献了力量。人多了,热闹了,大家说年味浓了。也许是因为年龄的缘...

春节过后,冲赛康一带拥挤不堪。置办年货的,销售年货的,各自为这个拥挤贡献了力量。人多了,热闹了,大家说年味浓了。

也许是因为年龄的缘故,我觉得再浓的年味也浓不过小时候的记忆。

记得小时候,所有的卡a赛(藏式油炸糕点)都是自家炸的,虽然忙碌辛苦却很有成就感。那时候的卡赛有一种特别的甜蜜。那时候人们都不怎么会打麻将,啤酒是稀有物。人们串门,更多地带一壶自家酿的青稞酒。老式的录音机里传出朗玛音乐,大人们开始跳舞,甚至搬块木板跳。孩子们围着,也跟着手舞足蹈。一曲毕,大人们互相赞叹着,说笑着,顺便再来个三口一杯。屋子里,充满了笑声。

如今过年,主角成了老年人和孩童。老年人是惜时,很多许久未见的亲人、朋友,总会在过年时相聚。岁月对他们而言,像稀薄的空气,愈来愈少了。年前,大街小巷,忙碌着买传统年货的往往是头发花白的他们。

孩童过年,喜悦的是不必写作业,可以收到压岁钱,可以买那个渴望已久的变形金刚,可以痛快地玩一次游戏,甚至奢侈地请同伴看一场电影了。

而夹杂在中间的我们,却要忙碌着上班,还要做着年前的准备。房间大扫除,置办年货,忙碌让年味中多了一丝尴尬,幸好如今卡赛店林立,省了太多的事,只要带上几百块钱,那么从德嘎到卡赛,半个小时通通搞定。

过年,对于我们这一代,更多的是忆旧,随着时光流逝,我们感受到了岁月的飞梭,一种想要留住什么的渴望,让我们分外怀念无忧无虑的时光,怀念经常串门的亲戚,怀念那些纯真的感情,怀念那时的所有和所有。也许,若干年后,现在的心境也是牵动怀念的情丝,面对过年的惆怅也是年味中夹杂的一种味道。

我相信,等我老了,我会更加珍惜每一次过年的相聚,所有我们忽略的感念,都会在那时让我们百感交集。

(来源: 中国西藏新闻网)

相关资讯推荐

中共甘孜藏族自治州委对外宣传领导小组办公室 蜀ICP备16010372号

技术支持:爱知世元(北京)网络股份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