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是普通的生活 品味茶水里的藏家

发布时间:2016-03-03 16:50:44 责编: 来源:西藏在线

【导语】:倘若无茶,藏家故事便少了很多。茶于藏家是饮料,更是血和生命。广袤的高原几乎不产茶,却处处有茶。我在喜马拉雅山驻村时,即使最偏远、最...

倘若无茶,藏家故事便少了很多。茶于藏家是饮料,更是血和生命。广袤的高原几乎不产茶,却处处有茶。我在喜马拉雅山驻村时,即使最偏远、最穷困的藏家,也从不缺茶,一碗茶、一壶酒,一盘牦牛肉,几张黑红的笑脸,我不知不觉便忘了身在此山中。

藏民饮茶史,资料很模糊,有人说两千年,也有人说是文成公主进藏。始终有人研究,又从来无答案。无奈便有传说,说是很古以前,国王生病,久治不愈,忽一天有小鸟衔来带嫩叶的树枝,国王好奇,将嫩叶放口里咀嚼,没想到精神抖擞,病顷刻见好。国王感念此树,下令臣民不惜代价寻找此物,人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在川康边界找到它,于是引种到西藏。此物即茶树。传说显然不可靠,况且据我所知,西藏近年才种茶。我只在错那县勒布沟见过门巴人种茶,规模很小,品质也不高,更像是为证明西藏能种茶而已,根本不能保证饮茶所需。但藏家饮茶确有不短的历史,传说也非完全荒诞,据说茶马古道就是穿过川康,人背马驼,翻山越岭,把云南、四川的茶叶送上高原的。


茶成了生活必需后,藏民感兴趣的并非其药效,而是它能解渴,助消化,抗高反,对肉食的他们很有益。于是可以没有肉和酒,但绝对不能没有茶,一日无茶,便食不甘味。只是喝法与内地迥异,藏民直率奔放,喝茶可见一斑。他们将砖茶加酥油、奶油、糖或盐一起熬煮,做成酥油茶、甜茶、清茶,并不计较叶和水。盛茶也不用壶,一律用粗犷的热水瓶。绝不像内地,对叶、水、具都极其苛刻。至于茶道,西藏更没有文绉绉的废话,三两藏民碰面,不用说,找一家茶馆,点一瓶茶,尽在不言中。我在西藏时,常去机场接人,误了餐,便请藏族司机吃饭,而他们常以笑作答,说“还是喝点甜茶吧”,于是随便找一家路边茶馆或藏餐馆,点一瓶茶,我俩便像喝酒一样,边饮边叙,茶尽兴也尽,再轻松地赶路。印象深的是,有两次起早,天没亮,沿路也有茶馆开门,那些很普通的茶馆似乎从不关门,我每每路过,总见有人在悠然的喝茶,他们也许是路人,也许就是当地牧人。

有一次我看资料,我国城市茶消费量排名,拉萨第一,很吃了一惊。再去拉萨,我有意注意茶馆,发现茶馆的确多。那些茶馆没有豪华门面,却有内敛的情调。大多藏式装扮,灯光幽暗,只有卡垫、茶桌和少摆茶具。客人进店,服务员的热情从不夸张,点茶、端茶、买单都恬淡自然。我在八廓街进过两家茶馆,一家是名满雪域的玛吉阿米,甜茶、酥油茶、清茶都有,还有咖啡和简餐,我只喝了甜茶和啤酒,感觉不像茶馆,更像大排档,而我却老想到仓央嘉措。另一家是地道的茶馆,藏在深巷,小得可怜,环境也不好,去年陪内地客进过,今年陪朋友无意中又进了那家。我们只要了甜茶和薯条,茶味很正宗,薯条也可口。那时我又饥又渴,坐在茶馆,很是流连忘返,最大的惊喜是陌生的藏族阿佳给朋友送了一条漂亮挂件,它原本是阿佳随身圣物,从未离过脖子,想是有缘,初见就送了朋友。

我后来很是感慨,同样是茶,我们内地人喝的是花样,而藏家喝的是普通的生活。(作者:夏业柱)

版权免责申明

甘孜新闻网非原创转载文章所含部分文字、图片、音视频来自互联网,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文章所含文字、图片、音视频版权归原作者或媒体所有。如若侵犯了你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完善著权信息或删除处理。

相关资讯推荐

中共甘孜藏族自治州委对外宣传领导小组办公室 蜀ICP备16010372号

技术支持:爱知世元(北京)网络股份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