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岩戈巴部落探秘 崇山掩映下的世外桃源

发布时间:2016-02-15 16:25:02 责编: 来源:久久藏獒

【导语】:假如让你仅仅从崇山叠耸,沟溪环绕,森林绝谷,出入鸟道,形势危险这5个形容词之中,去描述一个城市或一个部落,你能做到吗?我相信答案...

假如让你仅仅从"崇山叠耸,沟溪环绕,森林绝谷,出入鸟道,形势危险"这5个形容词之中,去描述一个城市或一个部落,你能做到吗?我相信答案是肯定且花样百出的。这样的一个城市或一个部落在你的口中或美,或险,或奇……

可是,对于大多数人而言,它只活在你的口中和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记>>里。

然而,这样的部落,在今天,仍然存在吗?

"山岩"是一个极赋传奇色彩的名字。清末和民国时期的文献资料中所述的"崇山叠耸,沟溪环绕,森林绝谷,出入鸟道,形势危险"是山岩给我的最初印象。20世纪90年代后期,报刊上陆续出现有关山岩的报道,内容多是"阿里王朝的后裔在山岩现身";"父系原始文化的活化石"之类的。这些报道进一步增添了山岩在我心中的神秘感和传奇色彩。

2002年8月,在四川白玉县盖玉乡党委书记张福清先生的陪同下,我有幸走近山岩,进入到四川白玉县山岩乡进行实地考察。


山岩与三岩

"山岩"一词系藏语音译,在<<清实录>>中曾记为"三暗"、"三艾"、"萨安"。

"山岩"既是一个地域概念,也是一个行政区划,但它首先是作为一个地域概念而存在的。

在藏族传统地域观念中,山岩地处四川和西藏交界的金沙江峡谷两岸,其东部大致包括今四川白玉县的山岩乡、沙玛乡、盖玉乡和巴塘县甲阴乡的部分地区;其西部为今西藏自治区贡觉县三岩区和芒康县的部分乡,其中以四川白玉县山岩乡和西藏自治区贡觉县三岩区为核心。在西藏习惯称之为"三岩",而在四川则习惯称之为"山岩"。因此,"山岩"和"三岩"实际上是同一地域概念,仅仅是汉字的记录不同。

由于自然和历史的原因,四川与西藏两。ㄇ┮越鹕辰,藏族传统地域观念上的山岩也被一分为二,成为两个不同的行政区划:东归四川,在白玉县建"山岩乡";西属西藏,在贡觉县建"三岩区"。于是,"山岩"和"三岩"又是两个不同的行政区划。"山岩"意为"险恶之地"。何为"险恶之地"?目前有两种不同的解读。其一是说山岩地方地势险要,这一解释与"山岩"的地形相符。山岩地处金沙江大峡谷,被海拔5000米左右的陡峭高山四面环绕。民国初期的刘赞廷,在其所著的<<边藏刍言>>中对山岩的地势作出了"崇山叠耸,沟溪环绕,森林绝谷,出入鸟道,形势危险"的描述,毫无夸张之处。笔者在白玉县山岩乡考察时便亲身体验了"山岩"的险恶,我们驱车翻越海拔5000米左右的陡峭高山时,抬头看,仿佛悬挂于半空中,朝下看则是陡峭的万丈悬崖,令人目旋。其二是说历史上的山岩人以"剽悍"、"野蛮"而著称,人们提及山岩人,就有一种惧怕之感。春风文艺出版社2000年出版的<<苍茫西藏>>,有记载;"三岩"曾称热盖,外地人惧怕三岩人,遂称之为"三岩"。1919年,藏军驱逐川军出藏,西藏噶厦地方政府在三岩设宗。第一任宗本"见三岩人衣衫褴褛,打赤脚,生产和生活状况都很原始,而且生性好斗,不受人管辖,就把外地人的蔑称‘三岩’正式定名下来。这儿就不再叫热盖。"山岩人的"剽悍"和"野蛮"在历史上是著名的,在清代和民国时期的文献中对山岩之所以有较多的记载,其根源也就在于此;而且所记载的内容也多是反映山岩人的"剽悍"和"野蛮"的。因而,此说也应该成立。


关于"三岩"的得名,刘赞廷还有另外一种解释即:"以吉池为上岩,雄松为中岩,察拉寺为下岩,总其名曰三岩。"他认为三岩是上岩、中岩、下岩等三地的总称。我仅到过四川白玉县的山岩乡,未能对包括西藏三岩在内的整个山岩地方进行考察,因而对其所说不敢断定。如果此说成立,"三岩"和"山岩"也就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因而,我认为此说应是后人(并且是汉人)的解释,并不是"三岩"的本意,或早期的含义。

从历史中走出的山岩人

在藏文化中,山岩既是一个地域概念,同时也是一个族群名称。

作为族群名称,它是指世代生活在"山岩"地方的颇具地域特色的藏族,藏语亦称之为"山岩巴",即"山岩人"。

关于山岩人的历史,史籍中无明确记载,但好在每个山岩男子都有背诵家谱的传统。这些靠口头传承的家谱和山岩人自己的一些民间传说,虽然琐碎,且有许多失真之处,但它与一些零星的文献记录加在一起,仍然为我们提供了许多重要的、有意义的线索。

山岩人是阿里王朝的后裔?

1997年,和作社、税晓洁等人徒步长江沿岸,并对山岩进行了考察。随后相继在<<青年报>>(上海)、<<长江日报>>、<<潇洒>>、<<深圳风采周刊>>等刊物上发表了<<曾被认为神秘消亡——阿里王朝后裔在山岩现身>>、<<山岩父系部落探秘>>等文章。首次将山岩人与阿里王朝联系起来,并公诸于众。

关于山岩人的族源,在此之前并无人研究,史籍中也无记载,将其归结为阿里王朝后裔是否妥当?笔者经过调查认为该观点有一定的合理性。

山岩人的族源虽无史料记载,但许多山岩人都自称其来自于阿里;在山岩人中也广泛流传着一些与此相关的传说。相传山岩最早为两大戈巴部落,其中欧恩怕一布就自认是古格王朝的后代。按照他们的说法,在古格王朝末年,最后一任古格国王觉达布与其表哥森格南加发生战争,森格南加攻陷古格王宫,不仅砍下了觉达布的头,还对觉达布的家人实行灭绝政策,从此,古格王朝在历史中消失得无影无踪。但是,一些逃过了劫难的觉达布的后人带着族人和觉达布的头逃到了今天西藏三岩敏都的瓦尼村。从此,其族人就在三岩定居、繁衍。据山岩人讲,觉达布的头骨一直被保存到20世纪50年代,直到民主改革前夕才丢失于战乱之中。山岩人范河川在其<<山岩戈巴>>一书中提到了该传说,此外还提到山岩的另一大部落——拉入欧谷布戈巴。据载"拉入欧谷布戈巴"是吐蕃松赞干布的大相禄东赞的后代,他们在吐蕃动荡时代,由阿里逃到今四川"子裣厣窖蚁缌影痛寰衬。


这些材料虽为口头传说,但我认为有较大的可信度。山岩是一个极为封闭的社会,与阿里王朝不仅仅在时间上有较大跨度,而且在空间上也相距甚远。如果没有历史的真实,这些传说是编造不出来的,何况其家谱更是不容许胡编乱造的。家谱和传说往往是一个民族记忆历史最原始、最直接的方式。历史学家们在历史研究中往往都会把家谱和传说放在特别重要的位置,特别是对于一些没有文字记载历史的民族更是如此。就山岩人来说,熟记家谱是每个戈巴成员的必备条件和神圣义务。当一个男子刚开始懂事时,戈巴成员便会对他有意识地进行背诵家谱技能的训练,使其能牢记并能继续下传本家族的历史。因而,这样靠"口头"一代代传承下来的历史虽有失真之处,但最本质的东西是不会遗失的。此外,山岩人自称"绒民"。据范河川先生讲,"绒民"有3层含义:一是指西藏西南部的定日县;二是指从边界或边远地方来的人;三是指生活在群山包围之中的河谷地带的人。这个解释也与山岩人的居住地方和"身世"相吻合。

山岩人与德格土司有关?

在白玉县山岩人中还广泛流传着这样一个传说:公元6世纪前,欧珠岗桑戈巴传至第45代,有郎德格布、蒙日布、温多打本、欧日布等4个兄弟。他们本来居住在沙马错青戈的德格下村,但是泥石流淹没了村庄,兄弟4人便各自逃生。其中,郎德格布一支到德格龚垭地区,欧日布一支迁到了丁果村,他们共同建立了"欧珠岗桑戈巴"。后来的德格土司就是由郎德格布一支发展起来;此外,温多打本一支到巴塘义敦一带建立了"错温冷戈戈巴";蒙日布一支到三岩建立了"霍也戈巴"。

这则传说似乎说明两个问题,一是山岩人所说的"天下戈巴是一家",因为无论是在西藏的三岩还是在四川的山岩,戈巴部落都是从一个地方发源的。二是山岩人与德格土司家族有密切的渊源关系。但是,由于这则传说的真实性无法考证,德格土司家族与山岩人的渊源关系也无别的旁证材料,因而不排除山岩人故意将自己的历史与康区最大的土司粘在一起之嫌。当然,德格与山岩在地域上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如果相互间确有联系也不是不可能的。不过,真要弄清二者的关系,还只有寄希望于以后有更多的材料被发现。

山岩人以剽悍、好斗、善战、抢劫闻名,自成王国

山岩的历史在汉文史料中记载最多的是在晚清和民国初期。从这一时期的汉文史料来看,山岩人有两方面是非常"出名"的。一是说,历史上的山岩俨然一个"独立王国"。也许是由于山岩地方的地势险峻和山岩人"剽悍"、"好斗"、"善战"的缘故,在清末川边改土归流以前,清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都曾未能对山岩进行治理,直到川边改土归流之际,川滇边务大臣赵尔丰武力攻克山岩后,才开始在当地设立三岩委员,对山岩地方进行治理。而西藏地方政府对这一地区的治理则始于1919年的"川藏纠纷"。当时,藏军驱逐川军出藏,西藏噶厦地方政府趁机在三岩设宗(即县)进行管理。在此之前,虽然清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曾多次对山岩用兵,但最终都以失败而告终。

<<是历史上的山岩人"不服王化,抢劫成性",着实让清政府感到头痛。从清代的文献记录和实地调查的材料可以看出,山岩人的剽悍、抢劫是十分有名的,他们不仅常到邻近地区抢劫财物,而且连川藏大道上的过往客商、官兵、以及达赖喇嘛的财物、朝廷公文也不放过。据赵尔丰<<三岩匪众劫毁公文杀掠客商掳云防勇派兵剿办折>>所述,四川总督鹿传霖曾派兵进剿,但因惧三岩人强山险,未能深入,反而割巴塘之白降工村和喜松工两地相送,"并每年由军饷内提银四百两与之","名曰保路钱,饬该僧俗等保大道,不出劫案"。但是山岩僧俗不仅银、地全收,而且照抢不误,以至"蛮民言及此事,无不以为笑谈"。清末,赵尔丰川边改流,兵至德格,再三"以好言抚慰……毋得再行抢劫",但山岩人"不惟不遵,并将札文公告撕毁,即于背面书写侮慢之辞",以至于直接向赵尔丰投书索战。可见,历史上的山岩人"不服王化,抢劫成性"是颇有名气的。

版权免责申明

甘孜新闻网非原创转载文章所含部分文字、图片、音视频来自互联网,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文章所含文字、图片、音视频版权归原作者或媒体所有。如若侵犯了你的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完善著权信息或删除处理。

相关资讯推荐

中共甘孜藏族自治州委对外宣传领导小组办公室 蜀ICP备16010372号

技术支持:爱知世元(北京)网络股份有限公司